最新消息:

1.【漫遊學習俱樂部】:週二聚會-投資人生系列~《反脆弱》大塊文化)〈簡介 & 報名〉

2.【漫遊讀書會】每月第一個週六19:00~21:00。3/04(六)《這一生的幸福計畫》 〈簡介 & 報名〉

3.【沉思讀書會】每月第三個週六19:00~21:00。03/18(六)睡眠與睡眠壓力、04/15(六)工作的壓力、05/20(六)新的開始《正念療癒力》〈簡介 & 報名〉



2013年2月19日 星期二

大象與跳蚤》生活更彈性,人生更富裕




在人類歷史上,我們第一次有機會塑造自己的工作,讓工作適合我們的生活,而不是要自己去適應工作……如果不好好把握這個機會,一定是瘋子。有這麼多人活得不開心,卻沒有採取行動改變自己的處境,因為他們受限於所謂的安全、穩定和保守的生活。表面上看來,這可以帶給人內心的平靜,但事實上,對於一個有冒險精神的人來說,安穩的未來是最具傷害性的。我們可以開創自己專屬的工作,也可以過更簡單的生活,讓自己不再受困於工作過勞的文化,能有更多空間去追求自己的志向。(youtube影片:韓第組合式工作)

我非常認同經濟學家舒馬赫形容了「對自由的嚮往」:
我不想跟別人玩勾心鬥角。
不想被機器、官僚、無聊和醜陋給奴役。
我不想變傻瓜、機器人、通勤族。
我不想成為不完整的人。
我想做自己想做的事,
想活得簡單(一點點)
想跟人互動,不是跟面具。
人,很重要;自然很重要;美,很重要;完整,很重要。
我想要能夠「在乎」。

與杜拉克齊名的管理思想家韓第,將龐大的組織形容成笨重的大象,自由獨立的個人工作者則是靈活的跳蚤。他說,二十一世紀將會是跳蚤的天下,而且每個人都會經歷成為跳蚤的轉變。

當跳蚤有許多好處,從人際互動來說,當跳蚤可以選擇你想互動來往的對象,不用天天面對你討厭的機車同事,也不必對你不認同的顧客卑躬屈膝,你可以選擇跟什麼人做生意。雖然韓第當跳蚤的第一年,感傷地追述:「我自由了,但也孤單了。孤單不見得就是孤獨,但還是缺少了歸屬感,年底的各項慶祝活動,以及朋友聚會的邀請函少的可憐,那種形單影隻的感覺太明顯了。」但是,韓第想一想,如果他不隸屬於任何一個地方,誰還會在乎他?辦公室聚會不見得就代表存在有意義,反而不必再對他迴避多年的同僚故作宅心仁厚狀。(少了那些邀約反而是好事,因為接觸多少人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與人接觸時,自己有沒有從彼此的交往和對話傾聽到什麼。)公司中要發展出真正友誼不容易,在《論友誼》中有德性的人,才會有真的友誼。友誼不來自利益的結合,真正的友誼也不是建立在位置或關係相近(如:同事的關係)。因此,多半離開公司後,關係就結束了。

從生活品質而言,跳蚤能自由掌握自己的時間(組合式工作)不必上班打卡、自訂作息時間及行事曆。韓第在成為跳蚤的前幾個星期,看著空白的行程表,有莫名的喜悅,「我不需要先與同事商量,就可以自由地排出自己的休假與私人活動時間。我記得有一天在工作日的下午去購物,心中竟然有翹課學童的罪惡感,畢竟我以前從未在工作日去採購。」但是,若自我管理能力差的人,生活很容易就一團混亂,來自鬆綁的幸福,變成來自自由的驚慌。懂得規劃的人善用自己的個人時間,自己當家作主。妥善安排個人的時間,就得訂出輕重緩急,懂得選擇與拒絕。也需要找出屬於自己的成功定義為何,認清自己的價值觀、人生觀與生活的目的。在組織生活,只需要依照組織的發展、接受指令、執行任務、領取薪水、過得安定,將時間賣給那家公司,接受公司成功的價值觀,心靈追尋擺在一邊,因為金錢、地位與身份會隨職務而來。然而,《沒有名片,你是誰》職稱只代表你在組織中的位置和角色,並不是代表你這個人。當未來不在公司任職時,就會出現自我定位的危機。

跳蚤的新工作模式,徹底改變既有的生活方式。熱情是推動跳蚤創新產品、追求理想的驅力。他們認真而後知不足,進而追求必要的知識與技能;他們不怕失敗,埋頭苦幹,不談失敗錯誤,只論學習經驗(真正的學習要透過生活來體現、實踐與驗證,也就是杜威說的:「教育即生活。」)學習秘訣就在於那股熱情,因此,韓第也強調「把工作當學習,把學習當工作。終身學習是很流行的名詞,但很少人劍及履及地去實現。身處在一個變動的世界,我們不能僅靠過去的認知來評估未來。《有錢人的大陰謀》未來的發明都是隱然不可見的,人類將無法看出自己的生活中起了什麼樣的變化,許多人將會被他們眼中所看不見的事物輾斃。數百萬計的人失去自己的工作,因為他們的職業技能不再被市場需要,他們已經跟不上時代了。所以,更要透過學習,永遠保有競爭力。

未來的世界將邁向個人化、選擇化與風險化,這樣的世界未必安逸、且風險高,但會有更多塑造人生、活出自我的機會找到最適合自己的生活方式與工作組合;別再強顏歡笑,認真追尋自我與真我;放下權力,尋求影響力並享受它帶給你的樂趣:知足方能自由自在

以上內容部份摘自《大象與跳蚤》《如何找到滿意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