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1.【漫遊學習俱樂部】:週二聚會-投資人生系列~《反脆弱》大塊文化)〈簡介 & 報名〉

2.【漫遊讀書會】每月第一個週六19:00~21:00。3/04(六)《這一生的幸福計畫》 〈簡介 & 報名〉

3.【沉思讀書會】每月第三個週六19:00~21:00。03/18(六)睡眠與睡眠壓力、04/15(六)工作的壓力、05/20(六)新的開始《正念療癒力》〈簡介 & 報名〉



2016年4月1日 星期五

為什麼思考強者總愛「不知道」?》過度自信的遮眼罩

「過度自信的專業人員由衷相信他們具有專業,表現得像專家,看起來像專家。你不得不努力提醒自己他們可能被幻想控制了。」──心理學家康納曼(Daniel Kahneman
 
羅伯斯比爾(Maximilien de Robespierre)、洛瓦諾(Galileo Lovano)、羅倫佐(Bonnie PrinceLorenzo)、傷膝骨(Wounded Knee)、雪達克女王(Queen Shaddock)、畢馬龍(Pygmalion)、墨菲的最後一程(Murphy’sLast Ride),浮士德博士(Doctor Faustus)。你認得其中任何名稱嗎?
 
加州大學哈斯商業學院安德森帶領的研究團隊,在學期一開始交給243MBA學生這些歷史名稱和事件。這些學生必須確認他們知道或認得的名單。研究人員在真實名稱中混合捏造的名稱,例如洛瓦諾、羅倫佐、雪達克女王和墨菲的最後一程(你知道的,不是嗎?)。選擇最多捏造名稱的學生被認為是最過份自信的人,因為他們相信他們比實際上更有知識。

該學期結束後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那些同樣過度自信的人,在其團體中也會成就最高的社會地位。他們在同儕中頗受敬重、往往獲得更多讚美和聆聽,並且更能影響團體的決定。安德森指出,團體成員不認為地位高的同儕過份自信。他們僅認為非常出色,所以那些人的過度自信看起來不是傲慢或自戀,只是象徵一種美好本質。
 
所謂實際務實的信心是基於對自己能力的了解,是能否在這世上生存並成功的重大關鍵。缺乏務實的自信會導致自卑、職場表現不佳、人際關係不好,並且對我們的心理健康和生活品質造成負面的影響。反之,進一步審視安德森的研究發現,真正自信的人往往在自己所選的領域上擁有成功和成就,包括工作被錄取、升職、贏得大筆交易或爭取到大客戶。
 
務實的自信不會讓我們陷入麻煩,但它的夥伴,過度自信則會。過度自信是一種偏見,我們過於正面、錯誤看待和評估我們的判斷和能力。50多年來的研究顯示人類有個不可思議的毛病,他們認為自己幾乎在各方面「高於一般水準」。比方說,摩托車騎士相信他們比一般騎士更不容易發生事故,而企業領導者相信,他們的公司比起同行的一般公司成功的機會更大。這次研究也顯示,94%的大學教授,認為他們能夠勝任高於一般水準的工作,外科實習醫生診斷X光片結果時也太過於自信,而臨床心理醫師也認為自己預測無誤的可能性很高。雖然過度自信有這麼多缺點,但由於龐大的社會效益還是非常普遍,比方說,在政治圈已經證實,如果選民覺得自信的政治人物更值得信賴,那麼候選人會明白為了贏得選戰,他們必須表現得比對手更有信心。
 
從事仰賴知識和專業累積的職業必須謹慎小心,別因為過度自信和非常需要你們提供建議的人的高度期望而誤入陷阱。赫拉克里特斯(Heraclitus)的話雖然超過二千五百年,今天看來依然是真理:「雖然我們需要道理讓已知事物普及,世人依然把專家的廢話當成一種智慧形式。」


英特爾公司(Intel)執行長葛洛夫(Andy Grove)在1995年被診斷出前列腺癌,他對醫生直接而明確的建議──手術是對他最好的治療方案,感到非常失望。被他的自傳作家泰德洛(Richard S Tedlow)暱稱為「讓我們為自己著想的葛洛夫」,沒有將醫生的建議當真。在1950年代從匈牙利移民至美國,過去在納粹和共產黨下求生存的他,決心找到最適合他的癌症治療方法。他對自己的疾病展開大規模研究,很快發現取代手術的方案。他發現的是現成的數據,但沒有一個醫生跟他提過,或建議他認真考慮。醫生的狹隘心態讓他大感震驚,於是葛洛夫選擇了一種另類療法稱為「雷射接種」。
 
葛洛夫請問執行此療程的醫師,如果他自己處於這種情況會怎麼做?醫生說他很可能會動手術。接著他對著驚訝的葛洛夫繼續解釋:「你也知道,所有這些醫學訓練,都已在我們心中潛移默化,前列腺癌的標準做法是手術。我想那至今仍影響我的思維。」
 
葛洛夫在1996年於《財星》雜誌發表文章《戰勝前列腺癌》(Taking on Prostrate Cancer),他想起史戴米博士(Dr Thomas AStamey)的話,身為當時史丹福大學的泌尿科負責人,他解釋了醫學專業面對的挑戰:
 
……面對超乎我們理解的嚴重疾病時,『我們每個人』都會變得像小孩一樣害怕,還要找人告訴我們怎麼做。外科醫生必須義不容辭提供前列腺癌患者選擇方案,且不能加入個人的偏見,而偏見可能或可能不是根據最客觀的資訊而來。要實現這個理想,我們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事實上,能夠讓世人成為專家、在個人領域上貢獻所學的深入知識和研究的具體重點,正好也可能會限制他們的視野。在專業領域方面受到肯定,並且因為專長受到表揚的人,通常沒有誘因讓他們看待該領域以外的事物。他們越專業,眼界就變得更狹窄。專家往往過度投入已知事物,以致於無法質疑已知事物或是承認他們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