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1.【漫遊學習俱樂部】:週二聚會-投資人生系列~《反脆弱》大塊文化)〈簡介 & 報名〉

2.【漫遊讀書會】每月第一個週六19:00~21:00。3/04(六)《這一生的幸福計畫》 〈簡介 & 報名〉

3.【沉思讀書會】每月第三個週六19:00~21:00。03/18(六)睡眠與睡眠壓力、04/15(六)工作的壓力、05/20(六)新的開始《正念療癒力》〈簡介 & 報名〉



2013年1月4日 星期五

如何改變世界》艾倫.狄波頓人生學校系列


改變世界,是許多人畢生的志願。但私心裡,他們並不真相信自己可以做到!真相是,從國家政權的轉移,到社區環境的美化,世界的每一個改變,都起自某一個人的作為。

如何開始改變?
1章 克服失敗主義
2章 驅策的力量
3章 聰明運用策略
4章 見證的重要
5章 你需要什麼資源?
6章 邁出第一步

需要改變什麼,以及如何改變?
1章 增添美感與樂趣
2章 如何樂於捐獻?
3章 吸引人們去做對的事
4章 給予關愛
5章 以和平化解衝突

誰不希望世界更美好?只不過我們常自認沒有能力改變現狀。這或許是因為我們把自己看得太渺小,也或許我們在逃避責任而不自知。其實,人類一直不斷透過個人的行動在改變社會。歷史證明,只要專注於大我的目標,並勇於行動,往往就能展現小我的力量,捲動世界!

改變的任務乍看總是艱鉅,因此前人懂得將目標細分成小部分,逐一達成。小自社區的改造,大至政治的改革,都是這樣得來的。而我們每個人,無論是奉獻金錢、時間或聰明才智,一定可以做點什麼。

俄國小說家托爾斯泰很早就察覺到,想更精確地呈現歷史,就必須考慮一般民眾從日常生活瑣事集結起來的影響:「這些是不可勝數且極其細微的行為。」 托爾斯泰認為,打從早晨起床的那一刻起,直到晚上就寢為止,我們一直在創造歷史。我們不僅藉由「做事」來創造歷史,就連「不做事」也在創造歷史。

最明顯的例子是選舉。投票能決定誰當選,不投票也能左右最後的成敗。若從這個邏輯推論,可以說我們在上床睡覺之後也能造成一些改變:譬如一旦我們決定上床睡覺,就不會徹夜草擬一份驚天動地的政治宣言,也不會半夜救濟街頭那些流離失所的人。 

這個問題不需深究,畢竟人還是要睡覺。但托爾斯泰的真知灼見使我們了解,所有人都對眼前的事物負有責任。「我們每個人都是絕對的核心,每個人都不可取代,」美洲原住民異議分子佩爾提爾(Leonard Peltier)曾說:「在這場結果不是大好就是大壞的苦澀選戰中,我們每個人都是決定成敗的關鍵。」 

另外,甘地在南非卻因為皮膚黝黑而被人從火車上扔了出去,他因而嘗到不公義的羞辱滋味。從那時起,他決定起而反抗壓迫。甘地回到當時仍受大英帝國統治的故鄉印度,開始發起爭取自由的非暴力運動。 

甘地認為意志的改變極為重要,因為它是改變順從與合作模式的前提。他要求印度民眾做到幾件事:首先是心理的改變,從被動的順從轉變為強調自尊與勇氣;其次,使民眾了解自己的妥協等於變相幫助殖民政府;最後,要有決心,絕不合作也絕不順從。

甘地認為,這些改變可以透過意識層面的影響而加以推動,因此他致力鼓吹這些改變:我的演說是為了激起「不滿」。我要讓民眾了解,協助政府或者與政府合作是一件羞恥的事,特別是這個政府已經不值得我們尊敬或支持。 當奴隸決心不再成為奴隸時,他的腳鐐也隨之脫落。他不僅解放自己,也為其他奴隸指點一條明路。自由與奴役都是心理狀態。因此,我們的首要之務就是告訴自己:「我拒絕扮演奴隸的角色。我不僅不遵從命令,還要違反命令,因為它們違背我的良知。」 

身為一個真正的人,自主性、良知、原則與意義是必要的。不論是因為偷懶、不肯為自己的人生負責、受到政府的壓迫而喪失自主與良知;或者因為追逐金錢和無意義的資訊、受到資本主義的誘導而出賣原則與意義,都讓我們無法成為一個「真正的人」。如果梭羅還在世,面對現今政府的失能,與資本主義社會的諸多亂象,他也許會說:「不要管我是不是無政府主義者,我只在乎自己有沒有資格當人真正的人!」

《如何改變世界》作者說明:如果你是因為想改變世界例如,生產便宜又好穿的鞋子而閱讀本書,那麼你也許會對書中提到改變世界的例子感到吃驚:甘地說的心靈奴役與我提到的希特勒。這些事與你何干呢?的確,想改變世界,我們並不需要相信自己受到奴役或生活在獨裁政體之下。我們只需相信這個世界的確有什麼地方很不對勁(目前市面上賣的鞋子太貴或不好穿?),而且能堅決表示自己不願再忍受這種狀況。儘管如此,我舉納粹德國為例並非出於偶然。我想表達的是,即使你認為自己的努力無法改變大局,嘗試去做仍有其必要

要改變這個世界,可以從小處做起。這是西敏寺裡一位聖公宗教會主教的墓誌銘:

            年輕自由時,我的夢想很遠大,希望改變這個世界。
            隨著年紀漸長、智識漸增,我發現要改變這個世界沒那麼簡單,
            所以,我縮小自己的夢想,希望改變我的國家,
            但要改善自己的國家也很困難。
            待我白髮蒼蒼之時,我最後的願望是能夠改變我的家人,
            改變我所親近的人的生活,但這一切仍是遙不可及。
            如今,死亡近在眼前,我才發現,
            如果我可以先改變自己,我便可以成為家人的模範,
            藉此激勵、鼓舞他們,一點一滴改變這個國家。
            誰知道,如果我真這麼做的話,我真有可能改變這個世界。


部份摘自《如何改變世界》、《不用再上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