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1.【漫遊學習俱樂部】:週二聚會-投資人生系列~《反脆弱》大塊文化)〈簡介 & 報名〉

2.【漫遊讀書會】每月第一個週六19:00~21:00。3/04(六)《這一生的幸福計畫》 〈簡介 & 報名〉

3.【沉思讀書會】每月第三個週六19:00~21:00。03/18(六)睡眠與睡眠壓力、04/15(六)工作的壓力、05/20(六)新的開始《正念療癒力》〈簡介 & 報名〉



2016年10月4日 星期二

醫學,為什麼是現在這個樣子?:從宗教、都市傳染病到戰地手術,探索人類社會的醫病演變史

 |書中收錄「醫學史大事紀」年表!|

  結合東西方的醫學發展和社會變遷史,
  從醫療觀念與專科技術、公眾互動出發,
  重新閱讀三千年醫學史。

  |醫學如何在人類病史中尋找生機

  身在西元前,希波克拉底為什麼認為生病不是魔法造成的?
  傳染病、麻風病和死亡環繞中世紀,眼見醫院和隔離所紛紛成立,宛如死神的瘟疫醫生是否會消失?
  連文藝復興的達文西也解剖屍體!?解剖劇場是讓醫生得以窺看人體的內在靈魂,還是病徵的意義?
  當社會視動手術為歧途時,催生出第一批外科醫師的,竟然是「理髮師公會」?
  瘧疾、霍亂、天花、俄羅斯流感……如何催生疫苗接種和現代細菌實驗室?
  為何女助產士、女醫生曾被排除在醫界之外,女醫師的時代在哪裡?若女性得性病、未婚懷孕或者生產,她要找男醫生還是走向密醫?
  戰亂頻仍,如何透過戰地麻醉手術、整形重建外科和身心症治療,讓一批批傷兵離開醫院,努力在戰後活下去……

  |『醫生,我這裡痛那裡痛......』、『我剩幾天好活?』

  當病患走進診間、坐在醫生面前時,他脫口而出的苦痛、症狀和憂愁,跟千年前的神農氏、希波克拉底和蓋倫聽聞的何其相似......歷史上的醫生怎麼看病?又從何處習得從醫的技術與道德規範?

  曾是英國醫生、後來投身醫療史研究,甚至接任世衛健康與文化專家小組主席,實踐醫生公共參與精神的麥克.傑克森揭開了歷史的舊頁。

  在古老文獻、城市史、文藝復興、科學革命、細菌實驗室和戰地醫院裡,思索醫學的制度和物質、文化發展的方向。他以編年史爬梳觀念的變遷,發現醫生的職責跟著社會對醫病關係的期待而變動,而醫院從一開始的救貧慈善,轉而和社會健保制度整合,看病這件事,不再是個人、家庭死生之大事,而是國家的事......

  |當一個醫生願以自身判斷力所及,依希波克拉底誓言行醫時--他看見的不只是病患,還有社會。

  整部醫學史,不只關於病與痛,還反映人們對醫病關係和死亡的焦慮。

  當今社會所關注的醫學問題,社會如何參與?跟著這位醫學史家的探索之路,或許能從本書得到進一步的啟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