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1.【漫遊學習俱樂部】:週二聚會-投資人生系列~《反脆弱》大塊文化)〈簡介 & 報名〉

2.【漫遊讀書會】每月第一個週六19:00~21:00。3/04(六)《這一生的幸福計畫》 〈簡介 & 報名〉

3.【沉思讀書會】每月第三個週六19:00~21:00。03/18(六)睡眠與睡眠壓力、04/15(六)工作的壓力、05/20(六)新的開始《正念療癒力》〈簡介 & 報名〉



2013年5月2日 星期四

不失算的大腦除錯術

你認識自己的大腦嗎?也許你會說:「為何我要認識大腦啊?」如果你不徹底認識或了解大腦,就等著繼續被它害!大腦=任性、怕麻煩、追求快樂、愛模仿、超級容易犯錯、喜歡依賴、總是被外界環境牽著鼻子走、充滿偏見……在你做決定或感到困擾時,大腦的這些慣性壞毛病,都會悄悄躲在你的思考裡頭害慘你,最後讓你不斷地在遺憾中打轉、懊惱莫名其妙的失策與失敗。到底該如何反制大腦思考壞習慣的襲擊呢?該如何防堵他人利用大腦的慣性壞毛病來害自己呢?《不失算的大腦除錯術》將提供50個最新的「科學自助」(science-help)法搶救你:

要你思考停一下、步步拆解思考脈絡、揪出藏在思考中的大陷阱。你可能沒發現,你總是被大腦給說服,大腦相信什麼,你就相信什麼!當你對某個決定或原則堅信「就是這樣」時,大腦就會快樂,一旦大腦快樂了,感覺就對了,不過可怕的事實是:我們常被蒙蔽,誤以為「感覺對了」就是「正確了」,請記住:能幫你的是「正確的答案」,而不是「正確的感覺」。

大腦「儲存」了全部的生存模式與經驗,你所看、所聞、所碰、所聽到的,樣樣都已經過大腦處理和分析,當面對抉擇與矛盾時,大腦會依照以往「輸入」的資料,按照舊有「模組」給出答案來解決問題,一旦你相信大腦並照單全收,可能會做出要命的後悔決定。

看看大腦怎樣對待你:
——是不是很愛看那些不需大腦思考的節目? 
——錯誤明明就超級明顯地擺在眼前,卻老像鬼遮眼一樣的沒看到?
——你是某球隊的死忠球迷,當看到有人在網路上PO文批評你支持的球隊時,你怎麼想?
——沒有專家掛保證你就不相信?
——當聽到「限時搶購,過了就沒了」,是不是覺得不買實在對不起自己?
——父母說你數學很差,從小說到大,你真的相信是如此嗎?
大腦還藏有一手,別懷疑,你很早就被大腦給駕馭了:
——隨時間翻轉的友誼:朋友圈其實也有七年之癢。
——吃喝了什麼,決定你的毒舌程度。
——心愛的人的照片,比真人還有療癒效果。
——其實在忙碌時會感到快樂,然而卻往往選擇懶惰。
——「問」自己是否能完成目標,往往比「告訴」自己能完成目標來的有效。
——當你覺得離訂定的目標越來越遠時,「管他的」的念頭就會越強。
——人會藉由做些好事來抵銷自己做的錯事。
——全世界人類的口頭禪:「如果是我的話,我會。」

現在起認清這一點:大腦最厲害之處在於使你總是覺得不管對或錯,「自己做的都是對的」。大腦讓你思考時,只把注意力放在「感覺對了」的框架內,一旦你試圖要看框架外的其他選擇,大腦就會告訴你它不舒服!然後你就會在不知不覺中,走入大腦思考的可怕陷阱。

《小心別讓思考抄捷徑!》我們的生活是由數以百萬計的選擇構成的,小從瑣事大到改變生命的重大事件。幸運的是,我們的大腦逐漸形成了能夠迅速解決這一切的心理捷徑和技巧。我們不想理性地認真做出每個選擇,而這些認知的經驗法則也讓我們不必大費周章。然而,這些內建的捷徑常常是嚴重的偏誤,也可以很危險。它們會以我們看不到的方式扭曲我們的思維,引導我們做出錯誤的決策,讓我們變得更容易被操弄──甚至賠上性命!因此,有時候你最好還是停下來說:「再多考慮一下……

《再想一下:好決策的關鍵思考術》為投資心理學家麥可.莫布新所著。在書中指出了做好決策的關鍵三大步驟:
準備。第一個步驟是心智準備。即使擁有最佳的意圖,投資人、商人、醫師、律師、政府官員,以及其他專業人士仍然做出拙劣的決策,而且通常付出極高的成本。

認知。一旦你知道錯誤的類別,第二個步驟便是認知情境中的問題或稱為情境知覺。你在此的目標是:認知你所面臨的問題種類、可能犯錯的風險,以及需要何種工具以便做出明智選擇。發生錯誤的原因通常起源於一種心理認知失調:在你所面對的複雜事實及你用來對應複雜事實的簡化心智習慣,兩者之間的失調。挑戰在於,如何在表面上看來似乎相異的領域之間,創造心智上的連結。你將明瞭,多元領域的方法能夠在制訂決策時,激盪出偉大洞見。

運用。最後也是最重要的步驟是,減少你可能的潛在錯誤。就如同運動員為了準備一項競賽而開發其整體技能,建造或改善一套心智工具以因應生活實相。

到底該如何做,才能不再被「感覺對了」的思考模式給誘惑?面對讓你感覺很糟的「正確答案」,究竟要怎樣扭轉想法?透過書中的許多實例,作者將犀利地拆解生活中的一舉一動,幫助大腦「重新設定」,適應新的思考規則,改變舊有經驗法則,同時也幫助你有效逆轉失算與失敗的結果。


以上部份摘自《不失算的大腦除錯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