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1.【漫遊學習俱樂部】:週二聚會-投資人生系列~《反脆弱》大塊文化)〈簡介 & 報名〉

2.【漫遊讀書會】每月第一個週六19:00~21:00。3/04(六)《這一生的幸福計畫》 〈簡介 & 報名〉

3.【沉思讀書會】每月第三個週六19:00~21:00。03/18(六)睡眠與睡眠壓力、04/15(六)工作的壓力、05/20(六)新的開始《正念療癒力》〈簡介 & 報名〉



2013年5月30日 星期四

數位新時代》如何在數位時代活得自在


科技令人目眩神迷,但有時也教人深感不安。身處數位世界,我們想要更便利、更舒適,但也需要活得更好、更深刻。亞里斯多德認為「理性」是專屬於人的特性,但現在我們的工具也可以擁有理性了。我們所製造的工具機器如今回頭改造我們。然而,這個過程並不一定會貶低人的價值,我們反而應該進一步探究,究竟是什麼使我們成為獨特的人,又是什麼使我們緊緊相依。

目前全球有一半以上的成年人在清醒時都處於「連線」狀態,可能是上網、使用手機或其他數位媒體。這不只影響職場工作,更深入我們的人際關係與家庭生活。檢視我們想要時時連線的渴望與生活型態如何影響人生,教我們如何在數位世界中適應良好,又不致失去寶貴的人性。

我進入林間,是希望活得從容,只面對生命最基本的本質,看看我能否得到它的教誨,而不要在即將閉目的那一刻,才發現自己從未真正活過。生命如此可貴,我不希望只懂生存,卻不懂生活;除非相當必要,否則我不願提前離開。我想要活得深刻,吸收生命的全部精髓⋯⋯ —梭羅,《湖濱散記》 

21世紀的頭十年,上網人數從3.5億增加到超過20億,到了2025年,全球80億人幾乎都將上網。這一個透過網路全球相連的狀況,不僅對發達國家的各個層面產生影響,即使是使用低階手機的非洲、印度等地的用戶,生活也會截然不同。不管是年輕人或老人,窮人與富人,不管是國家、企業組織,其運作策略與方式也都會有很大的改變。Google執行董事長施密特和Google Ideas總監科恩在書中探討了個人身份、隱私、醫療健康的未來;國家、戰爭、恐怖主義的未來;以及未來在遭逢天災人禍之後的重建工作,在數位新時代中都將有不同的面貌。

通訊科技進步的速度是前所未見的。在二十一世紀的頭十年中,連上網路的人數從三億五千萬增加到超過二十億。同時期,手機的用戶數從七億五千萬上升到超過五十億(現在已經超過六十億)。即使是地球上最偏遠的角落,這些科技也已經引進運用,而在世界上的某些地方,更是加速普及。

現在很多人還接觸不到未經過濾的訊息,但是到了二二五年,大多數的人透過可以拿在手裡的設備,就能得到所有的訊息。如果技術更新維持目前速度的話,全球八十億的人口大部分都將會上網。

對社會的各個階層而言,各種形式的上網將會愈來愈負擔得起、也愈來愈實用。到處都將可以上網,而且費用會比現在便宜得多。我們的效率、生產力將會更高,更有創造力。在開發中世界,可以無線上網的公共場所和高速的家用網路會相互支援,把上網的體驗推廣到目前甚至連家用有線電話都還沒有的地方。有些社會將直接跳過一整代的科技發展。最後,我們今天為之驚嘆不已的科技裝備會在跳蚤市場上被當成古董來賣,就跟早先的轉盤電話機一樣。

隨著這些工具的使用日漸普及,工具的速度和運算能力也會加強。科技業的經驗法則摩爾定律告訴我們,所有計算設備的核心,處理器晶片的速度每十八個月就增加一倍。這意味著一台二二五年的電腦將比二一三年的電腦快六十四倍。還有一種預測法則跟光子學(就訊息的傳輸而言)有關:目前已知最快的連接形式--光纖電纜,其傳遞的數據量大約每九個月就快上一倍。即使這些法則有自然限制會逐漸失準,但僅僅是有機會能呈現指數增長,就表示未來圖形能力和虛擬實境的發展無可限量,線上體驗將會跟現實生活一樣真實,甚至比現實還逼真。

想像一下,你置身於「星際爭霸戰」(Star Trek)的全像甲板(holodeck),讓你有彷彿親歷其境的真實感受,而且它還可以一邊投射出海灘風景,同時在你眼前再造一場貓王的著名演唱。這不是信口開河,接下來的科技發展將會把許多科幻小說的概念化為科學事實:無人駕駛的汽車、用心念控制的機械手臂、人工智慧(AI)和整合完全的強化實境(augmented reality),把數位訊息以視覺的方式覆蓋在我們所看到的實體環境上。這種發展將會融入並增強我們自然世界中原有的事物。

這就是我們的未來,這些精采的事物已經開始略具雛型了。這使得在今天從事科技這一行成為非常刺激的工作。不僅是因為我們有機會發明、創建讓人目瞪口呆的新裝置,或是因為我們試圖征服的科技和智性挑戰,規模非常大;而是因為這些發展對世界將會具有重大的意義。

通訊科技除了是技術上的突破,也代表了文化上的重大進展。我們如何與他人互動,以及我們如何看待自己,都將繼續受到身邊線上世界的影響與驅策。人的記憶往往都是選擇性的,這使我們能夠迅速養成新的習慣,忘記我們之前做事的方式。在今天已經很難想像沒有行動裝置的生活了。在一個智慧手機到處都是的年代,人不怕忘東忘西,所有的想法都是唾手可得的(雖然有些國家把這件事變得困難),而你的注意力總是被其中某些想法吸引,雖然把這些想法付諸實行仍然是有難度的,而且有些情況下還難上加難。智慧手機這個名字取得真妙。

隨著全球連結上網繼續史無前例地演進,許多舊的機構組織和層級結構必須調適,否則就有過時之虞,與現代社會脫節。我們今天看到許多大、小企業奮力掙扎,就是眼前社會正在劇變的例子。通信技術將繼續從內、從外改變我們的機構組織。我們將愈來愈能接觸到遠離本國國界與自身語言族群的人,與他們分享觀點、做生意、建立真正的關係。

要不了多久,絕大多數的人將會發現自己同時活在兩個世界,在兩個世界中工作、接受統治。我們在虛擬世界裡透過各種方式和裝置,在彈指之間就會經驗到某種形式的連網上線。但在實體世界中,我們仍然要克服地理限制、出身背景(有人生在富國的有錢人家,而大多數是生在窮國的窮人)、時運不濟以及人類本性的良善與卑劣面。我們在本書中是想展現虛擬世界以種種方式,能使實體世界變得更好、更糟或者僅是不同而已。有時候這兩種世界會彼此制約,有時會彼此衝突,有時會使另一個世界的現象因此而加強、加速和加劇,以至於竟由量變產生了質變。

在這個世界舞台上,通訊科技傳播所帶來最重要的影響,將是借助這個力量如何將權力重新從國家和現行體制分配出去,轉移到個人手上。縱觀歷史,新的訊息技術問世,往往讓新一波的人獲得權力;而原先的權力仲介者,無論是國王、教會還是貴族,都為此付出了代價。時至今日,能獲取訊息和新的溝通管道意味著新的參與機會,因而受到倚重,把個人的生命歷程跟更大的組織連結起來。

若是光就規模而言,連結上網的普及(尤其是透過能上網的手機)當然是此一權力轉換最常見、或許也是最深刻的例子。對有些人來說,數位化所賦予的力量是他們生命中第一次掌握力量的經驗,讓他們講話開始有人聽、得到資格、被認真當一回事,這都是因為他們擁有了這些並不昂貴而且可以隨身攜帶的機子。結果就是威權政府發現民眾更難控制、鎮壓和影響,而民主國家在施政時被迫納入更多的聲音(來自個人、組織和企業)。政府當然也會設法運用各種新的網路活動來造勢宣傳。

這麼一來,把力量移交給個人,最後會造就一個更安全、還是更危險的世界?我們只能拭目以待了。我們才剛開始接觸到這網路連結世界的種種:其中有好處、有壞處、也有令人擔憂之處。我們兩人當中一個是電腦專業、企業高層,另一個的經驗則多在於外交政策與國家安全,很自然就各從不同的制高點探討了這個問題,心裡也都清楚答案目前還沒形成。未來會怎麼樣要看各國政府、民眾、公司企業和機構組織如何因應而定。

在過去,國際關係理論的學者們不斷爭論各國的雄圖大略。有人認為一國的國內、外交政策,其目標是極大化自身的力量和安全;有人則認為,貿易和訊息交流等因素也會影響國家的行為。各國各有盤算這是不會變的,但是各國到底想要甚麼以及如何達到的方法卻是一直在改變。未來每個國家的內政與外交政策都將會有兩個版本,一個是為了實體、「真實」的世界,一個則是用於網上的虛擬世界。這些政策有可能不時會彼此矛盾;政府說不定在這裡鎮壓特定行為,而在那裡卻坐視不管;政府有可能在網路空間中開戰,但在實體世界中維持和平。但是就國家來說,這樣的作法是為了因應網路發展對他們的權威前所未有的威脅與挑戰。

對公民來說,上線就意味著在實體和虛擬世界中擁有多重身份。他們的虛擬身份在許多方面會取代其他的身分,因為他們留下的痕跡會永久留在線上。也因為我們所轉貼、郵寄、書寫和分享的內容形塑了其他人的虛擬身分,各種新形式的集體責任制必須要發揮作用。

對各類機構組織和公司行號來說,全球性的連結上網將會同時帶來可以運用的機會和必須面對的挑戰。在民眾驅使之下,可信度發展到一個新的層次,將使這些組織重新思考現有的業務,並針對未來調整計劃,改變做事的方式以及向民眾呈現其活動的方式。它們也會發現新增了不少競爭對手,因為隨著科技發展,資訊暢通無障礙之後,新的機會也跟著浮現。未來,任何人無論他是勢可敵國,還是極端貧弱無依,都不可能自外於這些歷史性的變革。



以上部份摘自《數位新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