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1.【漫遊學習俱樂部】:週二聚會-投資人生系列~《反脆弱》大塊文化)〈簡介 & 報名〉

2.【漫遊讀書會】每月第一個週六19:00~21:00。3/04(六)《這一生的幸福計畫》 〈簡介 & 報名〉

3.【沉思讀書會】每月第三個週六19:00~21:00。03/18(六)睡眠與睡眠壓力、04/15(六)工作的壓力、05/20(六)新的開始《正念療癒力》〈簡介 & 報名〉



2016年5月6日 星期五

道歉的力量:維護尊嚴與正義,進行對話與和解

死亡列車:為被納粹屠殺的父母而控告法國國鐵的老先生3
  孩提被神父性侵而要求與神父對話的男人3
  美國印第安人事務局向美國原住民的道歉4
  越戰傷痕:遲到二十四年的道歉9
  宗教和解:教宗為傷害猶太人的歷史道歉9
  殺害猶太人的德國右翼份子的悔罪11
  心靈勇者:二戰英國戰俘與日本情報官的心靈救贖11
 
  這是一個關於道歉的真實故事……
 
  越戰期間,普拉莫是一名戰鬥直升機飛行員,在一次轟炸任務中,普拉莫用燒夷彈與炸彈摧毀了一整座越南村莊。隔天報紙刊出一張後來舉世聞名的照片──年僅九歲的小女孩金福被火焚身、全身赤裸,張大著嘴巴,驚駭莫名地逃離遭烈火吞噬的家園……幾年後,普拉莫盯著照片,看見了被燒夷彈燒光了衣服的小女孩,知道那是自己的傑作,他頓時心裡難受得像是膝蓋遭到了重擊。
 
  戰後數十年間,約翰普拉莫酗酒成性,經歷了兩段失敗的婚姻,飽受折磨。他最終辭去了國防承包商的工作,轉而成為神職人員。可是儘管投身宗教的志業,他仍對那張深印在腦海中的照片耿耿於懷,一想起它就覺得心痛,甚至夢見那張照片,還聽見受害者的尖叫聲。普拉莫心想,如果小女孩能凝望他的雙眸深處,她會明白他為了自己對她造成的傷害,感到多麼的痛苦與無比的悔恨。
 
  事發經過二十四年後,普拉莫終於與金福在華盛頓的越戰紀念碑相見,普拉莫不斷地向她說:「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而她輕拍普拉莫的背,告訴他:「沒關係,我原諒你,原諒你了。」他們那天陪伴彼此,度過了兩個小時。「自從那天見過金福,我再也沒在睡夢中聽見任何聲音,再也沒有尖叫聲,一切復歸寧靜。」
 
  道歉為何日益重要?
 
  網路、手機、社群媒體的普及,把這個星球上的人群都緊密地連結在一起了,許多冒犯或羞辱他人的想法與態度,更容易曝露在世人面前引發眾怒、破壞關係,甚至導致戰爭。成功的道歉可以挽回尊嚴、化解仇恨,進而和解。
 
  在民主制度愈發成熟的國家,另一個重要的社會發展,便是對道德與正義的關注與日俱增。如此一來,道歉便成為對承認歷史不公義的罪過、並負起責任的一種積極作為,也是鞏固國家政治穩定與力量而非恥辱的標誌。
 
  新的權力平衡在群體、國家之間轉移,原本勢單力薄的群體向先前貶低他們價值的人要求道歉。此舉打破了「上對下」的權威體制,因為在這種體制裡,沒有人會為了任何理由向他人道歉、規矩不能變通,領導人物也要別人相信他們永遠是對的。 
 
隨著女性崛起成為領導者,在社會上的權力與影響力提升,她們將引導社會採取跟男性截然不同的觀點來看待道歉的過程,而且相較於男性,也更擅於藉由道歉來處理不滿的情緒,增進團體的凝聚力,以及促進衝突的緩解。

 
  道歉與接受道歉,是種意義深遠的人類互動行為

  就像化解衝突對於家人、朋友、組織成員的重要性一樣,更大的群體之間因為領土、財富、種族、民族,以及宗教差異所產生的衝突,需要深刻的道歉才能解決。當個人、群體或是國家蒙羞的時候,是沒辦法和別人建立有來有往的平等關係;要是有些國家或群體有能力引發大規模的破壞,那麼羞辱所帶來的影響,就更不可小覷了。人們因為遭受羞辱而怒火中燒的時候,一心想的都是報復,除非對手不再逼迫他們失去人性,還有當他們的尊嚴得以恢復的時候,才有可能用另一種眼光來看待這個世界。
 
  這些蒙羞的人,在當今世上多不勝數:那些為了重拾群體或國家榮耀而捨命的恐怖分子、伊拉克人、巴勒斯坦人與以色列人,還有各國都有的、那些身心匱乏的人……以上這些群體和國家,都經歷了長期的壓制和羞辱,可是在這個被網路、手機、大眾媒體緊密連結的地球村,屈辱感更是有增無減,因為那些別人擁有、他們卻喪失的東西,現在都能透過傳播媒體看得一清二楚了。處在屈辱感的心理狀態,會使一個人或國家透過恐懼和憤怒的眼光來詮釋外面的世界,這可能會削弱了他們的判斷力,也削弱了他們承認過失並加以改正的能力。
 
  沒有善加化解屈辱感就會引發怨恨,甚至導致家人相殘與國家對戰。就此而言,成功的道歉能化解屈辱、恢復尊嚴、修復關係,讓人從滿懷罪惡感的心靈桎梏中解脫。昌盛繁榮的民主國家也應該要放下自負,謙卑地去協助處境艱難的國家和群體恢復尊嚴。唯有如此,這些國家和群體才有可能進行道歉與和解的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