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1.【漫遊學習俱樂部】:週二聚會-投資人生系列~《反脆弱》大塊文化)〈簡介 & 報名〉

2.【漫遊讀書會】每月第一個週六19:00~21:00。3/04(六)《這一生的幸福計畫》 〈簡介 & 報名〉

3.【沉思讀書會】每月第三個週六19:00~21:00。03/18(六)睡眠與睡眠壓力、04/15(六)工作的壓力、05/20(六)新的開始《正念療癒力》〈簡介 & 報名〉



2013年6月2日 星期日

邁向目的之路:幫助孩子發現內心的召喚,踏上自己的英雄旅程

繭居族?尼特族?啃老族?為什麼現在的年輕人不願意出手?他們情願賴在家裡、躲在學校不畢業,就業動機不高,拒絕「長大」,甚至懷疑「這一生,所為何來?」

比成功更重要的事──發現生命的召喚
長期研究青少年發展的美國史丹佛大學教授威廉.戴蒙(William Damon)針對全美國十二~二十二歲的年輕人所做的大型調查與深度訪談裡,他發現目前的年輕人大約可以分成四類。

第一類、疏離者(the disengaged):這類型的年輕人約佔二五%。他們還沒有採取任何行動去追求有意義的人生目的。其中有些人冷漠且疏離,有些人則是把興趣局限在追求個人的享樂或虛榮之上,對於自己以外的世界不太關心。

第二類、空想者(the dreamers):這類型佔二五%。他們通常擁有一些充滿想像的夢想,也常幻想自己會對世界做出偉大的貢獻。但直到目前為止,他們幾乎沒有採取任何行動嘗試將自己的想法付諸實現。

第三類、半吊子(the dabblers):這類約佔三一%。半吊子是指那些興趣廣泛,參與很多活動,但經常從一個活動跳到下一個活動,不知道這些活動之間跟他希望在生命裡完成的事情有什麼關聯。他們的興趣都太短暫、稍縱即逝,以至於無法成為一個持久的目的。

第四類、有目的感的(the purposeful):這類型只佔二%。這是指那些已經發現一些有意義的活動,並且獻身於這些活動的年輕人。 他們對這個興趣已經維持一段時間,而且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在這世界上完成的事情,以及為什麼要這麼做。

到底是什麼造成了這些年輕人的不同?他們缺少的,是更高的競爭力嗎?還是更強的學習動機?是更多的熱情?還是更大的夢想?根據戴蒙的研究與觀察,這些答案都不是。戴蒙指出,今天年輕人心裡所缺乏的,是動機的來源,是對於目的感的缺乏。缺乏目的會摧毀了人生快樂與滿足的基礎。對目的的追求可以主宰一個人的一生,它不只賦予人生意義與快樂,也賦予了人生學習與追求成就的動機。目的在順境的時候,帶給人喜悅,在逆境的時候,帶給人復原力,而且終其人的一生皆是如此。

作者序
「今天普遍充斥的問題是空虛感,當年輕人正應該去釐清他們的志向,並努力朝這些目的前進的時候,空虛感卻將年輕人長期困在一種在漫無目的的生活中。冷漠、焦慮已經變成今天許多年輕人最常見的心情,疏離、甚至憤世嫉俗已經取代了年輕人本該擁有的雄心壯志。

這並不是一個靠過去所發展的解決方案就可以解決的問題。事實上,過去我和其他人所主張過的關於提高品質標準的方法,已經不足以解決這個特別的情況。提高品質標準所傳達的訊息是,當年輕人面對挑戰,不論是為了生存、追求成功或服務他人時,他們會表現的最好。

這個訊息我至今仍深信不疑,卻沒有辦法解決一個最根本的問題:「為了什麼目的?」或是,換句話說:「為什麼?」對年輕人而言,這個問題意味著開始去追問,並尋找答案,問題像是:「當我盡了一切該有的努力、奮鬥之後,我希望完成的是什麼?」「有沒有更高的目的讓這些努力變得有意義?」「什麼對我是最重要的?為什麼它很重要?」「我生命裡的終極關懷是什麼?」除非我們把這些問題當作是與年輕人對話的核心,我們能做的實在很有限,除了坐著眼睜睜的看著他們陷入困惑、漫無目的、自我懷疑和焦慮的處境,當工作與奮鬥沒有伴隨著一種目的感,這些感覺通常會油然而生。

青年是充滿理想主義的時期,年輕人總是會認真的聽取有關如何實踐人生抱負與熱情的建議。但是這樣的建議,通常只偶爾出現在他們日常生活的經驗裡(像是在畢業典禮上或是某些儀式場合),而且大多是含糊籠統的泛泛之言,少有實用的細節。

年輕人想知道,在真實世界裡的競爭、工作要求,和社會責任上,我可以想像找到某個東西,它是同時擁有價值又有意義的嗎?我如何在追求夢想並避免「違背原則」的同時,不會減少了我為自己和我想要的家庭作好準備的機會?這些都是年輕人當他們要做人生中最重要的抉擇時,早晚要遇到的問題。

也許他們會在學校或大學裡找到答案?但願我可以說這是實際的狀況。大部分的中學很擅長建立基本技巧,這些年來他們在做這項工作的能力也一直在進步。大學則擅長於讓年輕人大量接受各種精彩的想法、文化的薰陶。這些教育豐富了學生的知識與個人的生活是無法測量的。

但是當談到引領學生朝向一條讓他們覺得有價值又有意義的未來道路時,我們的學校則有所不足。學生學習到一些他們覺得沒什麼用處的零碎知識,而學校的董事會裡不時有人鞭策他們出去世界闖一番豐功偉業。當要把這兩件事情連結在一起時也就是,讓學生知道為什麼以及如何一個數學公式或歷史課文可能是對學生希望達成的某些目的很重要時學校經常在這連結這兩件事情上力有未逮。

如果你進入到一個典型的課堂裡去聽聽看老師都在囑咐學生做些什麼,你會聽到大量的作業分派、考試的指示,以及一連串的題目練習。如果你去聽聽看為什麼老師要學生做這些事,你會聽到一連串狹隘、工具性的目的,像是:在班上表現優異、得到好成績以及避免失敗,或者可能,如果那班學生夠幸運的話,老師會告訴他們學得一技之長的好處。但是你很少(如果有的話)聽到老師和學生討論這些任何一個小小的目的可能會把他們帶向更寬闊的目的。

為什麼人們要讀詩或寫詩?為什麼科學家要分裂基因?為什麼我自己,的確是真的,這麼努力的想要成為一位老師?難以置信的,在我身為一名專門研究青年發展與教育的學者這些年當中,我從來沒有看到任何一位老師和他的學生分享為什麼他會進入教學這個職業。

就此而言,我也沒有在家裡或在任何設定給年輕人看的電視節目裡,經常聽到有關於為什麼我們要付出這樣的努力,背後更深層的意義。我們如何能夠期望年輕人會在他們所做事情上找到意義,如果我們自己很少引起他們來注意我們日常所做的工作對我們個人的意義與目的。」

戴蒙在書中特寫了那些年輕人如何蓬勃發展,並指出這些年輕人之所以與眾不同的九個關鍵特質、提供12個步驟,幫助父母、教育工作者與所有關心年輕人發展的大人們,如何透過更多深刻的對話、分享與適時的資源提供,培養出年輕人的目的感,這將可以啟動他們邁向更滿足豐富,屬於自己的英雄旅程。


以上摘自《邁向目的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