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1.【漫遊學習俱樂部】:週二聚會-投資人生系列~《反脆弱》大塊文化)〈簡介 & 報名〉

2.【漫遊讀書會】每月第一個週六19:00~21:00。3/04(六)《這一生的幸福計畫》 〈簡介 & 報名〉

3.【沉思讀書會】每月第三個週六19:00~21:00。03/18(六)睡眠與睡眠壓力、04/15(六)工作的壓力、05/20(六)新的開始《正念療癒力》〈簡介 & 報名〉



2014年1月20日 星期一

和牛津‧劍橋新鮮人一起思考:60個絕妙問題,激發你的創造力



你自認聰明嗎?讓我想一想……本書是牛津、劍橋入學口試的問答集。他們的問題不僅是出了名的詭異,也極具挑戰。希望能藉此協助主考官找出真正聰明、用腳也能思考的學生。最棒的是,這些問題能夠刺激思考。你不必申請牛津、劍橋大學,但這些問題也能讓你腦袋轉一轉,好比說:「哪些書對你有害?」「女童軍有政治議程嗎?」以及「把螞蟻從高處往下丟會發生什麼事?」

人生漫漫,我們多數的時候不太動腦,因為也沒此必要。我們腦袋所具備的知識和經驗,讓我們不費吹灰之力就能自動回應,而且成效還算不差。但書內的問題可就不是這樣了。這些問題出其不意、複雜詭異、傻里傻氣,甚至還令人惱怒生氣!但卻讓我們開始動腦,而且還興致勃勃。我曾拿過一些問題請教朋友,他們先是捧腹大笑,接著就有源源不絕的想法。

我認為,人類其實很愛動腦,思考的過程相當刺激,讓人有活著的感覺。看看那些忙著玩數獨、填字遊戲和益智問答的人吧,儘管這只是日常消遣,他們還是樂此不疲。這些問題最棒的是,它們歡迎各式各樣的思考,因為沒有所謂的「正確」答案。有些問題乍看無解,需要從這裡挖一點知識,從那裡推演一點邏輯,最後再加上無比的玩心才有像樣的答案,或乾脆自己想出更無解的答案吧!

這裡的答案出於我本人,但並不表示學生應該如此回答,因為我面試的時候大概也不會這麼回答。畢竟,重現壓力下的回答應該很沒意思。書中提供的答案也不見得就是「正解」。沒錯,我相信牛津、劍橋大學的面試官也許會對我的一切見解絕望地兩手一攤。書中的答案只是思想的滋養品,一些如何回答問題、理解問題的小建議。

每個問題都很獨特,都能激發出完全不同的回答。整體而言,我盡量提供中立的答案,好讓讀者有多一點空間思考,雖然免不了有些回答還是具個人色彩。總體來說,我盡量直接回答問題,而不是自以為聰明地閃爍其詞,儘管那樣的答案比較有趣、創意。當題目問「如何以氣壓計測量摩天大樓的高度?」已故廣播人克萊蒙.佛洛伊德的答案讓人拍案叫絕,因為他想出一堆無厘頭、卻很機靈的解決之道,好比說從樓頂把氣壓計扔下去,然後計算掉落的時間;或把氣壓計拿來賄賂警衛,請他告訴你大樓的高度……諸如此類的答案。當然,正確且較有意思的答案是,分別測量大樓樓頂和地面的氣壓,然後從氣壓的差異計算出正確的高度。這就是我會提供的答案,好讓你肆無忌憚地發揮想像力。

回答這些問題並沒有公式。曾經思索過這些問題的新聞從業人員認為這需要「水平思考」,這個詞來自狄波諾博士在一九六七年出版的名著《水平思考法》。水平思考有別於「批判性思考」,後者只是評斷真相,而「水平思考」卻是激發出毫無關連的嶄新想法。狄波諾認為,人類偏好直線思考,因此我們需要可以刺激不同思考方向的工具。如何激發新點子,可用廣告為例。團隊先從字典隨便找出一個字,再從中找出與廣告相關的全新構想。這種方法相當有效。

不過這些問題不只講究水平思考。有些的確要從腦部水平思考,好比說:「如何秤出腦的重量?」但多數問題只要自己好好思考就可以了。這些問題多為挑戰你先入為主的觀念、詢問你對世界議題的看法、探究社會上的既定現象,甚至是關於現實或存在本質的基本問題。說到底,有些問題只想聽聽你的看法。

我建議的回答要領,就是先停下來思考問題的意義,甚至是其中的弦外之音。最無趣、不聰明的答案,就是脫口而出的答案。因為你很可能沒發現問題的重點。比方說,「哪些書對你有害?」有人可能只是提出幾本講到爛的爭議作品。此時,你應該加以解釋,讓答案變有趣。不過,這個問題似乎值得深究,好比說所謂的「有害」是指什麼?

還有一些看似需要專業知識的問題,如「牛身上的水占全球水資源的百分比是多少?」或「克羅伊登鎮上有多少人?」如果你知道答案,很好。但真正高招又聰明的答案,是不靠特定知識而推想出來的。奇妙的是,並沒有你想像的難。你只要保持腦袋的清晰,從幾個已知且正確的小事發想即可。

「你自認聰明嗎?」出自牛津、劍橋的面試題目,很適合拿來當這篇前言的篇名。回答這些問題的確要夠聰明,而且是令人眼睛一亮、機智有趣、具啟發性、讓人微微惱怒、拐彎抹角、帶點淘氣、具有深度、鼓掌叫好的那種聰明。而每個人都可以這麼聰明。重點不是知識,也與教育程度無關。秘訣就是極其所能地讓腦筋急轉彎,這點人人都辦得到。要達成這個目標,你無須是那些運氣夠好,能在牛津、劍橋爭得一席之地的高材生。只要別自命不凡,變成真正聰明的人一點都不難。



以上摘自《和牛津‧劍橋新鮮人一起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