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1.【漫遊學習俱樂部】:週二聚會-投資人生系列~《反脆弱》大塊文化)〈簡介 & 報名〉

2.【漫遊讀書會】每月第一個週六19:00~21:00。3/04(六)《這一生的幸福計畫》 〈簡介 & 報名〉

3.【沉思讀書會】每月第三個週六19:00~21:00。03/18(六)睡眠與睡眠壓力、04/15(六)工作的壓力、05/20(六)新的開始《正念療癒力》〈簡介 & 報名〉



2013年4月22日 星期一

犬狼之間的時刻:冒險、直覺及市場起落的生理學之謎


在金融市場承擔風險、面對壓力時,生理系統會把人們轉變成全然不同的人,這就是犬狼之間的時刻,亦即轉變正在發生的時刻。約翰.科茨融合神經科學與華爾街交易員的實務經驗,分析荷爾蒙如何影響人們進行交易決定,探究「理性經濟人」為何是一種迷思,並解釋導致經濟災難的根本原因。

你知道……
.交易員和投資者的預感不光是直覺,而是他們的身體在為即將發生的反應(應戰、逃離、慶祝或悲傷)預作準備?
.金融市場中多些女性交易員,將有助於減少波動?
.從食指和無名指的長度比例,可以預測交易員與投資者的獲利狀況?從他們在出生前接觸的荷爾蒙濃度,還可以預測他們在高頻交易中的長期績效?

神經學家暨華爾街前交易員約翰.科茨,以一系列開創性的實驗證明,在風險壓力下,生理系統會把我們轉變成全然不同的人,他把這種轉變稱為「犬狼之間的時刻」。交易員和投資者特別容易出現這種現象,在連續獲利時變得異常興奮,睪固酮發威;在賠錢時,變得猶豫,趨避風險。

科茨在書中揭露市場泡沫化膨脹及崩解時的生理反應,並引用神經科學與醫學研究,說明人體如何產生我們經常依賴的直覺;職場上的壓力如何影響我們的風險承擔力,甚至破壞健康;如何運用運動科學來強化我們的抗壓性。本書為影響每個人的議題,帶來令人驚訝連連的新觀點。

導言
犬狼之間的時刻,亦即黃昏,是犬與狼難分難辨的時候。這個詞也意指這時間以外的很多事情……例如每個人變成自己的影子、不像自己的時候;人既好奇又擔心狗變成狼的時候;這時刻遠從中世紀初流傳至今,鄉下人認為在此刻,轉變可能隨時發生。──尚.惹內(Jean Genet),《愛之囚》(Prisoner of Love
1986年,芭芭拉.布雷〔Barbara Bray〕英譯)
  
承擔風險時,最能明顯意識到自己有個身體,因為風險本質上是一種威脅,可能對你造成傷害。駕駛人沿著蜿蜒的道路疾駛;衝浪者乘著大浪而起,浪濤在珊瑚礁的上方剛好達到波峰;暴風雪逼近,登山者依舊向上攀爬;士兵衝過無人之境等等,這些人受傷、甚至喪命的機率都很高。這種受害的可能性讓人的大腦敏銳了起來,喚起一種強大的生理反應:「非戰即逃」(fight-or-flight)。

事實上,你的身體對風險非常敏感,即使當下沒有立即的生命威脅,你也可能陷入這種生理風暴中。打球或是在看台上的觀賽者都知道,雖然那只是球賽,我們還是全身參與了風險。邱吉爾曾冷靜地指揮最慘烈的戰爭,他也發現這種非致命的風險深深掌控著我們的身心。他撰寫早年的生涯時,提到曾在印度南部打過一場馬球,最後一局打成平分,「我鮮少看到兩隊的面孔如此緊繃,」他回憶道:「你光看大家的臉,完全不會想到那僅是一場比賽,而是一場殊死戰。更嚴重的危機所引發的情感,反而沒那麼激烈。」

另一種非致命的風險:金融風險,也可能引發那樣強烈的情緒與生理反應。除了偶爾傳出經紀人自殺的消息之外(這可能是迷思居多,而非事實),專業交易員、資產管理者、散戶投資客,鮮少在交易中面臨死亡威脅,但是那些金錢賭注可能威脅到他們的工作、房產、婚姻、聲譽和社會地位。金錢以這種方式對我們的人生產生特殊的影響,它就像一種強大的象徵,濃縮了我們億萬年來進化所面臨的許多威脅和機會,所以賺錢或賠錢都可能啟動我們體內古老又強大的生理反應。

金融風險中有個面向其所衍生的後果,甚至比短暫的身體風險還要嚴重。收入或社會地位的改變通常會持續一段時間,所以我們在金融市場中承擔風險時,體內會陷入生理風暴好幾個月,甚至在交割後依舊影響我們好幾年。人類先天的生理結構並不適合因應那樣長期的生化干擾,我們的防衛反應是為了在緊急狀況下啟動,然後在幾分鐘或幾小時後就關閉,頂多只延續幾天。

但是,當我們在市場上經歷超乎尋常的獲利或損失,或是連賺或連賠好幾次時,可能會徹底改變我們,像化身博士(Jekyll and Hyde)一般,讓我們前後兩個樣。連續獲利多次時,我們興致高昂,膽子變大,一頭狂熱,覺得不可一世。連續虧損多次時,我們陷入恐懼,噩夢連連,壓力荷爾蒙持續殘留在腦內,產生病態的風險規避心理,甚至開始憂鬱;荷爾蒙也會在血液中循環,導致病毒感染一再復發、高血壓、腹部脂肪囤積、胃潰瘍。承擔金融風險跟面對灰熊攻擊一樣,都是生理活動,都對身體有很大的影響。

以上有關生理學和金融市場的說法,聽在經濟學家的耳裡,或許會覺得很詭異。經濟學家通常把金融危機的衡量視為單純的智識,需要計算資產報酬率、機率、最佳資產配置等等,主要是一種理性的行動。但我想把直覺也納入這種不帶感情的決策計算中,因為神經科學和生理學的最新發展顯示,當我們承擔風險時(包括金融風險),不單只是思考而已,身體也會跟著準備。

我們的身體會預期行動發生,啟動生理的緊急網絡,產生大量的電流和化學活動,反過來把訊息傳回大腦,影響大腦的思考方式。身體和大腦如此合而為一,一起因應挑戰。這種身體與大腦的融合,通常會讓我們產生冒險所需的迅速反應和直覺。但有些狀況下,化學反應的激增可能會凌駕一切,交易員和投資人出現這種情況時,會出現非理性亢奮或悲觀,造成金融市場動盪,破壞更廣大的經濟。
  

以上摘自《犬狼之間的時刻:冒險、直覺及市場起落的生理學之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