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1.【漫遊學習俱樂部】:週二聚會-投資人生系列~《反脆弱》大塊文化)〈簡介 & 報名〉

2.【漫遊讀書會】每月第一個週六19:00~21:00。3/04(六)《這一生的幸福計畫》 〈簡介 & 報名〉

3.【沉思讀書會】每月第三個週六19:00~21:00。03/18(六)睡眠與睡眠壓力、04/15(六)工作的壓力、05/20(六)新的開始《正念療癒力》〈簡介 & 報名〉



2013年12月17日 星期二

你比自己想的更勇敢:跨越陰影、擁抱愛的8個心靈密碼



有多少次,你覺得自己退縮了?
有多少次,你壓抑自己,去扮演你根本不想扮演的角色?
有多少次,你在想要放聲大叫時緊閉著嘴,或是把決定權交給根本不為你著想的人?
有多少次,你屈服於衝動或是癮頭,而不是做出理智的決定?
有多少次,你告訴你自己,「我辦不到,我不夠堅強。我不夠勇敢、也沒有自信去做我想做的事」?

我們每天都面對著無數選擇,這些選擇可能會帶給我們自信、強悍、有價值的感覺,也可能會奪走我們最想要的東西。使人動彈不得的恐懼感、壓抑的自信心、以及尚未挖掘出來的內在勇氣,讓我們無法做出對我們最有益的選擇──基於我們自身的利益與最深的渴望所做出的選擇。有太多人在財務、家庭、健康、體重或自我形象方面做選擇時,往往不自覺地認為自己沒有資格得到最好的一切。

當我們缺乏自信心時,我們會覺得自己不配得到我們想要的東西、說出內心真正想說的話、做出可以扭轉未來走向的重大改變。當我們感到軟弱、無助、無力時,我們就拿不出力量來抵擋妨礙我們活出自我價值的挫敗感、消極想法與恐懼感。當我們棄械投降、否定自己的能力時,我們往往就屈服於癮頭、恐懼、不健康的衝動以及過去的行為模式之下。我們覺得自己確實是軟弱而且缺乏安全感的人,於是我們的行為就如實反映了這個想法。

當然,這種負面循環可能不會發生在我們生活的所有層面。我們可能有非常成功的事業或人際關係,但在人生的某些領域失控。我們找不到足夠的力量,衝破圍堵著我們的恐懼,看見自己最深的渴望。每當我們出於恐懼做出一個選擇,我們就把自己封閉在一個信念之中,這個信念就是我們不值得、沒有資格或沒有能力去控制我們的生活、想法、信念與選擇──以及最重要的,我們的未來。每當我們基於恐懼做出一個選擇,我們就讓我們的腦子相信我們是無助、無望而且沒有力量──而這三種情緒狀態會讓我們覺得自己是個受害者。

那麼我們該怎麼做,才可以得到自信、找到力量、並覺得做自己是一件很棒的事?我們需要做的,是重建自信心,而且我們必須從提升自我看法做起。我們必須學會愛自己的一切──包括過去的經驗、缺點、憂慮、軟弱與恐懼。我們不僅要學會愛自己,還要以愛為使命,成為一個為愛而戰的戰士。我們必須為自己而戰,勇敢展現自己的真實面貌,做自己想做的事。我們要當一個戰士而不是受害者,要當鬥士而不是追隨者。

為什麼要當一個戰士?因為戰士的生活方式與行動以毅力、正直與承諾為依據。戰士的內心有源源不絕的勇氣。她可以與最難跨越的情感考驗正面對決,並打破舊有的模式。戰士會以積極主動的態度迎戰對手,而這對手往往是來自內在的恐懼聲音。

為什麼女人不喜歡與生俱來的積極主動性格?長久以來,我們一直否定了自己這個很根本的部分。我們選擇軟弱,而不要力量。我們選擇把別人放在第一位,而不是我們自己。為什麼會這樣?這是因為一點一滴累積起來的成長經歷使我們逐漸相信,積極主動的本性是不好的、是別人無法接受的,缺乏正當性,而且有害無益。也許在過去,我們的積極性用錯了地方,或是某人過度的積極性曾經傷害了我們。於是,我們放棄了這個可以讓我們為自己挺身而出的勇氣。事實上,這種積極性不具侵略性,它不會導致人們為了個人的樂趣而傷害他人,也不會促使人們拿著武器企圖主宰與破壞,就像動機不純正的士兵一樣。女戰士的這種積極性潛藏在每個女性的體內──它具備了美國人權鬥士蘿莎帕克斯(Rosa Parks)為正義而奮鬥的熱情,以聖女貞德(Joan of Arc)的崇高情操為後盾,並有能力擷取女性內在最深的智慧,就像海倫凱勒(Helen Keller)一樣。

我們天生都具有堅定與積極的本性──這是當我們要保護孩子與家人時,自然湧現的內在力量。這是再自然不過的天性──它給我們力量追求我們的目標、隨時準備好戰鬥、為取勝做好準備、並投入生命中的每一場戰役。有時候,我們必須與自己腦海中的黑暗想法對抗──這包括違背事實的認知、誤解與羞恥感。有時候,我們需要有一個力量幫助我們說出「不要」,我們需要勇氣說出,「我不接受你的說法」或是「你說的不是事實」。假如我們想要正面對抗導致我們軟弱無力、無法轉變的根源,我們就需要愛的戰士所懷抱的那種堅毅。

同樣的,在想要用甜食來撫慰對愛的渴望時,奮力抗拒這個念頭,或是在應該省錢時壓抑想花錢的衝動,也是如此。或許我們需要戰士的力量,透過說出「我再也不接受這種對待」為自己畫下界線,或是不再把決定權交給我們所愛的人。又或者,當我們需要打倒病魔或幫助親人對抗病痛時,我們的內在戰士可以助我們一臂之力。這些都是戰士的職責。戰士的思維絕對不是,「我如果這樣做,就會變成一個壞人。別人會怎麼看我?假如我說出真話,我就會失去所有的朋友,變成孤伶伶的一個人。」或是「我生病了,所以我必須認命等死。」相反的,戰士會為了掙脫所有的束縛而奮戰。

大多數的女性會為了得到他人的認可、為了追求某個地位、為了虛幻的安全感而放棄當個戰士。而有些誤以為自己是戰士的人,她們的戰鬥力其實來自恐懼而不是愛,來自控制與操弄而不是同情與理解。由自我意識所產生的戰士,是個喜歡控制一切的懦弱之徒──只想強化自我意識,只想保護某種不堪一擊的自我形象──而不是以愛為名的戰士。一個勇敢的戰士追求靈性,隨時準備好為捍衛自身的神性與靈性而戰。


以上摘自《你比自己想的更勇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