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1.【漫遊學習俱樂部】:週二聚會-投資人生系列~《反脆弱》大塊文化)〈簡介 & 報名〉

2.【漫遊讀書會】每月第一個週六19:00~21:00。3/04(六)《這一生的幸福計畫》 〈簡介 & 報名〉

3.【沉思讀書會】每月第三個週六19:00~21:00。03/18(六)睡眠與睡眠壓力、04/15(六)工作的壓力、05/20(六)新的開始《正念療癒力》〈簡介 & 報名〉



2015年5月6日 星期三

好人怎麼會幹壞事?:我們不願面對的隱性偏見



隱性偏誤有哪些內容呢?它們由於找到不更好的詞是我們對特定社會群體的零散知識(bits of knowledge)。由於我們在文化環境中反覆接觸到這些知識,因此將它們儲存在大腦裡。一旦在大腦中成型,隱性偏誤將影響我們對待特定社會群體的行為,我們卻對這種區別對待全然不知。通過與人們探討隱性偏誤,我們發現大多數人對自身行為被潛意識的思想所影響表示不敢相信。
  
  為什麼以作者為主的眾多科學家,認為隱性偏誤十分可信。大量的科學證據都能證實這個結論。想說服讀者並不是個簡單的挑戰,我們如何在大腦毫無意識的情況下證明事實確實存在呢?
  
  幾年前,我們給人們提供了一項測試,試圖揭示可能存在的隱性偏誤。這項測試是詢問人們對兩位美國文化偶像歐普拉.溫弗瑞(Oprah Winfrey)和瑪莎.史都華(Martha Stewart的偏好。一封措辭完美而幽默的電子郵件,證實了我們的行為被處於大腦盲點區的資訊所左右這一讓人難以置信的事實。郵件中寫道:「親愛的哈佛人,我絕對不是那種喜歡瑪莎.史都華勝過歐普拉.溫弗瑞的人。請你們調整測試。法蘭克。」
  
  我們明白法蘭克想表達的意思。他清楚,在大家的共識中,這句話隱含的意思就是,他喜歡瑪莎.史都華超過歐普拉.溫弗瑞。但是,法蘭克不相信,在意識不到的情況下,他的大腦裡有一個附加的偏好。因此,這項測試本身需要重新設計!
  
  法蘭克眼中這份有瑕疵的測試問卷,是包括我們在內的很多人於1995年開始研究的內隱關聯測驗(Implicit Association Test, IAT)。正如前面實驗中的長方形及黑點幫助我們看到視網膜上的盲點一樣,內隱關聯測驗能夠幫助我們揭示大腦中隱性偏誤形成的盲點。視網膜上的盲點僅僅證實了人類視覺系統中盲點的存在,內隱關聯測驗則深入探究了隱性偏誤的盲點並發現它的組成部分。
  
  我和瑪札琳在俄亥俄州的哥倫布市(Columbus)相遇。1980年,瑪札琳從印度來到俄亥俄州立大學(Ohio State University)讀博士時與我一起共事。可以說,1980年代見證了心理學這個分支的重大改變。研究方法的變革,使心理學成為能夠揭示內省無法觸及的強大的心理內容和過程。在當時,心理學只是在這個範疇的邊緣徘徊。我們兩個人試圖研究這些方法能否逐漸揭示並解釋這些對社會行為看不見的影響。
  
  潛意識的心理功能大大改變了人類的行為,有關這方面的研究不斷激增,人們也逐漸加深了理解。二十五年前,大多數心理學家秉持的觀念是,人類行為主要由有意識的想法和感覺所支配;現在,大多數研究者傾向於認為人類的判斷和行為很少是意識的產物。二十五年前,「潛意識」這個詞基本上不會出現在我們平時閱讀或發表文章的科學期刊中因為在20世紀早些時候,它並不為心理學研究所青睞;現在,「潛意識認知」這個術語頻繁出現,直到1990年代,它的出現頻率才被另一個相關的術語「內隱認知」超越。二十五年前,心理學家研究大腦的主要方法僅限於詢問人們的心理狀況及意圖;現在,研究方式各式各樣,其中大多數都不用研究對象報告他們自己的心理狀況或行為意圖。
  
  細讀參考文獻的讀者會發現,我們高度依賴過去八十年科學家的研究成果並緊跟其步伐。其中兩位科學家的卓越發現讓包括我們在內的後人受益匪淺。通過多年的共同努力,綱納.繆達爾(Gunnar Myrdal 率領的團隊於1944年完成《美國困境》(An AmericanDilemma),這本書與當時其他力量相結合,從此將種族歧視問題列入國家議事日程。戈登.奧爾波特(Gordon Allport)於1954年寫成《偏見的本質》(The Nature of Prejudice),為科學研究偏見奠定了基礎與組織架構,從而推動了21世紀新的科學研究的繼續發展。
  
  正如已故的美國參議員丹尼爾. 莫伊尼漢(Daniel PatrickMoynihan)所言:「人人都有權擁有自己的觀點,卻無權擁有自己的事實。」這點說來容易做來難,因為事實的構成往往比較模糊甚至充滿爭議。政治諷刺作家史蒂芬.科爾伯特(Steven Colbert)創造了一個相關術語叫做「事實性」(truthiness),將之定義為:人們傾向於相信自己願意相信的觀點,而忽略了常規意義上被證實的事實。
  
  為了嘲諷事實性,偽保守主義者科爾伯特假裝自己更偏向於事實性而不是事實。他說:「我不相信書籍,書裡只有事實,卻沒有心理感覺。」為了避免耽溺於事實性,我們選擇更加忠實於證據,尤其是實驗結果得到專家的廣泛認同。換句話說,我們一貫堅持並有意識地選擇,更加注重事實而不是內心想法。
  
  和其他科學家一樣,我們沒有資格斷定,現在經過證實真實有效的,未來一樣經得起考驗。未來的知識一定會超越並取代現在的理解。但是,我們如果以謙遜的態度做好手頭的事,就能使本書中的結論在未來幾十年避免被推翻的命運。其中一個重要的結論是:隱性偏誤的盲點普遍存在於很多好人身上。
  
  對「好人」這個詞我們有些惶恐。我們(更不用說道德權威)沒有識別好人、壞人的特殊技能。這裡的「好人」指的是包括我們自己在內的那些出發點良善且能據此約束自己行為的人。我們充分解釋科學知識,從而使這些好人更能做到自己的行為與出發點保持一致。


以上摘自《好人怎麼會幹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