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1.【漫遊學習俱樂部】:週二聚會-投資人生系列~《反脆弱》大塊文化)〈簡介 & 報名〉

2.【漫遊讀書會】每月第一個週六19:00~21:00。3/04(六)《這一生的幸福計畫》 〈簡介 & 報名〉

3.【沉思讀書會】每月第三個週六19:00~21:00。03/18(六)睡眠與睡眠壓力、04/15(六)工作的壓力、05/20(六)新的開始《正念療癒力》〈簡介 & 報名〉



2013年8月3日 星期六

別做老闆的奴隸》擺脫上班族基因



大前研一:「成功人士都是在二十世代(20-29 )離開組織創業,成功地擺脫上班族基因。
《黑天鵝語錄》
『奴隸制度現在還是存在,只是名稱改為員工罷了!』
『馬克思是個有遠見的人。他早就識破這個招數:讓奴隸相信自己是員工就容易擺佈得多,羅馬及奧圖曼帝國時代的奴隸,和今天的員工有點不同:奴隸不必討好他們的老闆』
『我們會用「為錢所役」來形容傭兵,對於受僱的員工,我們卻以「每個人總得謀個生計」為他們應負的責任開脫。』
『受僱於人是種制度化的奴役,不以為然的人不是盲目就是處於受僱狀態。』

老闆付最少的薪水,以防止員工跑掉;而員工付出較大的精力,以避免被 Fired 掉。
............................................

蕭伯納:『如果對於貧窮的恐懼掌控了你的生活…那麼你得到的報酬將是飲食無缺,卻活得像行尸走肉。』貧窮是一種心態。有些人擁有再多的錢,看他的行為就知道他很窮。對於富有的定義塔雷伯講得很精準,『你推出門的錢比你收受的錢滋味更好,唯有這樣的時刻,你才是真正的富有。』『如果你在失去財富後不必卑躬屈膝而讓自己的羞辱更甚,這才叫做真正的安全保障。』

對大部份的人來說,工作和工作的副產品是一種類似於慢性傷害的腐蝕作用。日復一日,我們在工作十小時後,像個緊張症患者般癱倒在沙發上;或者,年復一年,我們眼看周遭的世界呼嘯而過,自己卻從未參與其中。在機會至上的社會中,努力工作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我當然明白這個道理,但是,過度的工作倫理是不能接受的,像是,每週工作五、六十小時實屬正常,老闆佔用員工時間的權利,不需受到任何約束。

的確,有許多工作必須完成,但是並沒有任何理由,讓我們必須用目前這種短視近利的方式,犧牲個人、家庭、社交與精神等方面的生活,來完成工作。甚至是被錯誤的工作觀念箝制,最嚴重的錯誤信念是認為工作時數與工作痛苦程度,即相當於工作表現的品質,因而等同於自我價值。而事實上正好相反,長期的超時工作製造出品質低劣的產品,反而使工作者的自信低落,並且工作者很容易生病(沒有時間休息),也沒有思考自己究竟在做什麼、或為什麼要這麼做。




工作狂甚至把「工作」連結身分認同和自我價值,生活當中只有工作,完全沒有其他的生活,將其住事物都排除在生活之外。盲目信仰工作所造成的後果,出現在當今操勞過度的職場中:前所未聞的心力耗竭(過勞死)、與壓力有關的缺勤現象(承受過度且不定時的壓力)、還有憂鬱症。婚姻中如有一方工時超長,離婚率便會急速攀升,致使為許多兒童陷入單親家庭的貧困中。

過去,我也曾全心全意接受以下的看法:能夠比同事承受更多的壓力,是一種值得仰慕的表現;而且,工作是一種競賽,用來測試誰可以承受最大的痛苦,我的忍受到也算很高,三年內完全沒請過假(特休一天都沒休之外,連請病假也沒有,生病也抱病上班,非常的拼~)我那時想一般的人是無法應付這種壓力的,現在看來,我只是用過度工作的懲罰來證明自己的價值。

無論多少額外的工作,都不會保障人的尊嚴。不僅如此,在瞬息萬變的就業市場,它甚至不能為工作提供任何擔保。一般人以為只要更努力工作,便會更重視、更成功,然而實情未必如此,一旦你沒有利用的價值,公司仍會請一個待遇比你低能代替你工作的人。所以,一個工作無法累積專業,即使薪水再多,也不應該去做,只是短多長空。

我們必須訂定自己的遊戲規則,不受旁人左右。這個規則應該符合你對成功與快樂的看法,反映你自己的優先順序。不要盲從世俗的看法,把廢寢忘食地工作、賺錢購買自我價值的風尚當作首要之務這種價值觀正在竊取你生命中最美好的時光。我非常認同塔雷伯說的:「我測量成功的唯一指標是:你擁有多少必須消磨掉的時間。」因為人生只有一次(時間是最寶貴的),擁有時間的自主權是最重要的。



以上部份摘自《別做老闆的奴隸》、圖片來源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