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1.【漫遊學習俱樂部】:週二聚會-投資人生系列~《反脆弱》大塊文化)〈簡介 & 報名〉

2.【漫遊讀書會】每月第一個週六19:00~21:00。3/04(六)《這一生的幸福計畫》 〈簡介 & 報名〉

3.【沉思讀書會】每月第三個週六19:00~21:00。03/18(六)睡眠與睡眠壓力、04/15(六)工作的壓力、05/20(六)新的開始《正念療癒力》〈簡介 & 報名〉



2013年3月27日 星期三

窮查理的普通常識》社會科學 の 拿來主義

專業人士的三大缺陷 

蕭伯納筆下有個人物曾經這麼解釋專業的缺陷:「追根究柢,每個職業都是矇騙外行人的勾當。」例如十六世紀的專業人士 ─ 修道士,曾將威廉‧丁道爾燒死,原因是他將聖經翻譯成英文。 


各種專業人士所組成的利益團體,例如職業工會,為了維護自身的利益,都會為其專業領域設下一些門檻,例如證照的取得、實習的機制、艱深難懂的專業術語…等,藉由維持專業人士的稀少性,以便維護該專業領域從業人員的價值。如此的做法如果超過道德、法律允許的程度,便會釀成大錯。 


蕭伯納仍低估了問題的嚴重性,他認為這主要是專業人士出於有意識的自私行為,但其實更重要的是各種相互交織的非意識層面的心理傾向,例如: 


一、「激勵機制」造成的偏見:擁有這種認知偏見的專業人士會認為對他們自己有利的,就是對他們和整個文明社會有利的,政客或金融銷售人員便常有這種偏見。另外一句名言說得最生動:「如果一個人因為『不懂』一些事而能賺到錢,那麼,要把她教懂簡直難如登天!」 


保險、傳直銷、房仲與金融銷售人員(含理專、基金經理人、證券分析師…等),便是因為不知道一些事(他們兜售著高風險低報酬、可能對自己與投資人造成極大傷害的金融商品)而能賺到錢,所以要把他們教懂正確的投資理財觀念、或說告訴他們真相(他們所從事的行業是不道德的)是很難的。WHF投資心理學書院便是因此拒絕上述這些從業人士的參與,因為這裡是一個學習社群,如果無法達到學習與改變的效果,那只是在浪費雙方寶貴的時間。 


二、「鐵鎚人效應」:這個效應的名稱來自於這句諺語:「在手裡拿著鐵鎚的人眼中,世界就像一根釘子。」 


如果你有去讓一些民俗療法治療師,例如整脊師,看過病的經驗,你可能會知道鐵鎚人效應在說什麼。「背痛?因為脊椎側彎壓迫到神經造成背痛,來我幫你整脊。」「膝蓋痛?因為脊椎側彎施力不均造成膝蓋負擔過大,來我幫你整脊。」「頭痛?因為脊椎側彎……」你知道了吧?以上純屬玩笑式的舉例,但專業人士會透過他的專業鏡片去看所有事,並用他唯一懂的專業來解釋任何事,如果過度應用專業而不自知,輕則鬧出笑話,重則影響社會國家重要政策與人民福祉。 


以上的兩個專業人士在非意識層面的缺陷有如查理‧蒙格(Charles T. Munger)所稱的「魯拉帕路薩效應」,意思是由多種因素間互相強化而來的現象。從心理學來解釋,它的成因包含了人們想避免「認知衝突」的心理焦慮感所呈現的「承諾與一致性」行為傾向想證明自己論點所造成的「確認偏誤」傾向想維護自尊的「合理化」自我防衛機轉,以及大腦認知系統運作時的「WYSIATI傾向」及「替代作用」…等多種因素。(對以上心理因素有興趣者,推薦閱讀《錯不在我》謬思《影響力》臉譜《黑天鵝效應》大塊《快思慢想》天下文化等書) 


查理‧孟格所重視的「普通常識」或「多元思維模型」便是強調,不論是一般人或專業人士都要學習跨領域的知識和技能。因為生活中的大小事物都不是由任何一門學科就能獨立解釋的,例如投資理財不只搞懂投資理財的知識就能做得好的,一個人的投資理財要做得好,還涉及自我管理、人際關係、情緒穩定、家庭、愛情、健康…等知識和技能,所以專業人士和大多數人都只受過某一學科的專業訓練,是很危險的。 



社會科學 の 拿來主義 


那麼,在現行高等教育中關於跨領域知識的教育做得如何呢?答案是有一些頂尖學府做了許多努力,改變了專注在單一學科的教學方式,提供了更多跨領域的教育,和從前比起來已經變得「更好」,但還是「不夠好」。 


更好的部分是,社會科學界逐漸發現如果幾個來自不同領域的教授合作研究,或者一個教授曾經取得幾個領域的學位,那麼做出來的研究成果會更好。而另外一種做法的效果通常更好,那便是補充法,或稱之為「拿來主義」(take what you wish)。這種做法是鼓勵各個學科,無論看中其他學科什麼知識,只管拿過來用。這種方式可以獲得更好的效果是因為他避開了不同領域專業人士的門戶之見和學術爭論,又可以避免在單一學術中故步自封而做出的蠢事。例如經濟學向心理學領域借用了許多觀念,而發展出的行為財務學和行為經濟學便是經濟學領域一個很大的進步。 


不夠好的部分是,像「拿來主義」這種隨性的做法,給社會科學帶來的結果並不百分之百令人滿意,甚至造成一些後遺症。例如某些具有強烈意識形態,或受到不當激勵機制影響的人,便會誤用、甚至扭曲其他領域的理論,以便強化他自己的論點,或讓其他領域的理論來為他背書,增加其論點的可信度。於是,在社會科學領域愈來愈多的「偽科學」或「似是而非的說法」大行其道。 


例如歷史上許多支持帝國主義、種族主義、極端優生學(避免「劣等」人群的過量繁殖以及「優等」人群的不足繁殖)等政治意識形態的獨裁者乃至於思想家,便喜歡「借用」社會達爾文主義的「適者生存」概念來為自己的思想與政策背書,而社會達爾文主義又是「借用」達爾文演化論的「天擇」概念發展而成的。這些拿來主義的人奉行者,很少是真正去研究了解達爾文演化論及社會達爾文主義的然而,一旦引進了極端左翼或右翼意識形態,要重新獲得客觀的研究的態度,比重新獲得童貞還要難! 


又例如,市面上異常流行的《秘密》、《力量》《魔法》、《吸引力法則》、NLP…等神祕主義勵志書的作者或支持者,總喜歡「借用」(其實根本是誤用)物理學中的電磁學、核子工程學、量子力學、弦理論等概念,作為其「偽科學」的理論基礎。實際上,不要說那些艱深難懂的物理學理論了,這些作者恐怕連高中普通物理的內容都不甚了解;然而,一旦借用了一般人眼中艱深的自然科學理論,這些怪力亂神的學說便突然升級成有理論依據的科學理論,而相信這些偽科學的人,不但無法在身心健康、人際互動、或工作財務等各方面產生正向的改變,還會延誤以正確方式改善問題的契機。 


最後,雖然影響程度不像上述兩例那麼嚴重,但對現代一般人影響層面卻更廣、更常見的,是充斥在職業(但非專業)作家的著作以及網路轉貼文章中的「囫圇吞棗的理論」。 


以寫作為生、但並非社會科學專業的作家有一些共同特色:因為其出書量大、題材總有寫完的一天,所以其著作內容總是橫跨各種領域,包括投資理財、親子教養、婚姻愛情、管理行銷、教育學習、健康養生…不一而足,但不論任何人想要樣樣專精是不可能的,又加上身為作家至少也會有廣泛閱讀的習慣、常接觸各種似是而非、不知其來源的理論或概念,所以自然而然這些人便成為「拿來主義」的愛用者。 


堪稱經典的是許多勵志作家喜歡引用耶魯大學的一個「目標設定」實驗:調查 1953 年級耶魯畢業生,問他們是否有特定目標,是否寫下他們的目標?有部分人說他們心中有目標,但只有 3% 的人在某處寫下他們的目標,二十年後,調查人員聯絡這些畢業生,結果非常神奇,有目標的那一部份學生,成功致富顯然優於沒有目標的人,寫下目標 3% 的人的財富總和比其他 97% 的總和還多!這項神奇的目標設定有效性研究只有一個問題:這項調查從未發生過。耶魯大學表示,完全沒有這項研究調查的紀錄,人們詢問研究人員的資料來源時,他們無法舉證,無法證明其真實性。 



摘自周舜欽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