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1.【漫遊學習俱樂部】:週二聚會-投資人生系列~《反脆弱》大塊文化)〈簡介 & 報名〉

2.【漫遊讀書會】每月第一個週六19:00~21:00。3/04(六)《這一生的幸福計畫》 〈簡介 & 報名〉

3.【沉思讀書會】每月第三個週六19:00~21:00。03/18(六)睡眠與睡眠壓力、04/15(六)工作的壓力、05/20(六)新的開始《正念療癒力》〈簡介 & 報名〉



2013年3月5日 星期二

黑錢的真相:貪汙不只是掏空國庫,更吞噬了你我生活所需的一切!


奈及利亞每年有三百億的石油收益,人民每日收入卻低於兩美元,印尼貧民想購買飲水,要付出的價錢卻比富人高了十倍,無所不在的貪汙,侵蝕著教育、醫療、金融與民生資源,我們每日的努力,卻淪為惡政下的犧牲品。本書將揭開祕密交易、資源壟斷、回扣文化最黑暗的內幕!

在貪汙盛行的地方,每一個人都會為此付出代價。如果沒有賄賂,海關人員可能會對出入境的旅客百般刁難;警察可能會將某台車扣留盤查一天半;校長可能會拒絕優秀的學生註冊;醫院可能會延誤病患能得到的治療……貪汙幾乎是全世界政府共通的弊病,不法的黑錢分別在高層官員、黑幫分子、企業巨頭之間流竄, 嚴重虧空國家財源,更竊取人民應得的福利,究竟貪汙背後的機制與運作真相是什麼?第一本以全球觀點,帶領讀者破解貪汙內幕的關鍵報告!

全球反貪仍有待努力 南方朔(知名政治文化評論家)
柏拉圖在《共和國》裡講了一個最古老也最重要的比喻故事:古代在小亞細亞有個古國呂底亞(Lydia)。有個牧羊人叫蓋吉士(Gyges),有次他在牧羊時,大地震動,他掉進裂洞裡,發現了一枚戒指,如果他戴上戒指,把戒面朝外,他就可以被人看見;如果把戒面朝內,他就可以隱身,別人就看不見他。發現戒指的這種神奇魔力後,他就隱身進了皇宮,誘拐了皇后,而後他把皇帝殺了,自立為帝。由於他有隱身的本領,就可以為所欲為。

柏拉圖講這個故事,目的是在說明,如果一個有權力的人,他的所作所為別人都看不見,他就可任意妄為,這時候所謂的正義即不再可能。柏拉圖的這個故事,換成現代的說法,乃是一切的濫權與貪腐,都來自於握有權力的政客。一個政治體制如果不能透明,有權力的少數就會在權力的祕密運作中藏汙納垢,上下其手。
  
不透明是一切貪腐的起源
哈佛大學政治哲學教授湯普遜(Dennis F. Thompson)即指出,不透明乃是貪腐的淵藪。近年來美國體制日益龐大複雜,平均每年會生產三百五十萬件機密,平均每天有近一萬件機密,這乃是近年來美國貪腐現象開始增多的原因。因此,貪腐起源於祕密,祕密可以產生特權幫派,可以私相授受,可以用權力去交換金錢;除了政治上有權力者的貪腐外,還有國際財團、特務機構和黑道幫派用以洗錢以及祕密流動資金的「境外中心」,那是個被法律和政治庇護的更大祕密社會,國內國際相互加乘,貪腐的規模更為龐大。

因此,是非正義的違背,如特權、貪腐、官商勾結等竊占國家資源,以及不擇手段的維繫權力,這一切惡行都起源於祕密。全世界每一種宗教倫理和道德學說,對這種隱藏在祕密中的特權貪腐,也莫不爭相撻伐。但問題在於,雖然人人都知道特權貪腐是敗德的行為,但為何人類發展了幾千年,特權貪腐不但沒有減少,反倒越來越多?就以二一二年為例,儘管亞洲的印度、巴基斯坦、蒙古、韓國、印尼、菲律賓、中國、台灣,都在反貪腐,但這仍然只是少數人的聲音,甚至不過是反對派政客的一種鬥爭工具而已,他們如果鬥爭勝利,難保不會只是把舊貪腐換成新貪腐而已。可悲的是,有些事大家都知道不對,但大家仍然在做,貪腐就屬於這種型態的莫大罪惡!

一三年以來,北歐的瑞典、挪威、芬蘭、丹麥已成了全世界的「超模」,這幾個國家治理效能高、企業競爭力強、社會福利好,人民對政府的信賴度極高。一三年二月二日的《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以北歐四國為封面故事,指出瑞典在一七六六年就有新聞自由,一八四年代就已開始專業官僚治國,到了近代,其政府的透明度更達到世界第一,人民可以獲得他們想要的一切政府資訊。該報導指出,北歐四國政府的透明度之所以那麼高,乃是它的透明有兩個重要品質,一個是「實用主義」,另一個是「硬心腸」(Tough-mindedness),「實用主義」指怎麼好就怎麼做,「硬心腸」就是指政府和人民都能就事論事,沒有任何包袱,有包袱就會心軟,就會是非不分。北歐四國之所以政府透明、貪腐近乎絕跡,乃是它的國家已到了理性主義的高境界。
  
對貪腐無感的社會大眾
因此,貪腐的溫床乃是祕密,要克服貪腐除了透明外別無他法。只是人們也知道,反貪腐雖是一種理性價值,但人類的理性卻是一種很脆弱的東西,以前的芝加哥大學著名學者艾爾思特(Jon Elster)即指出,貪腐雖然是在賺不義之財,但它並沒有從別人的口袋裡搶錢,因此許多人對貪腐無感,也有許多人對重稅比較不能忍受,對貪腐反而比較容忍,這就是理性的夾縫。其次,人們對政治的認同有許多種,地域、族群、宗教、膚色、同鄉等的認同,也會干擾到對貪腐的判斷。
  
這也就是說,貪腐這種行為對政客而言,經常是個可以操弄的課題,這也是新興發展中國家,除了少數硬心腸的知識分子冒著生命危險出面反貪腐外,許多平民大眾卻相當麻木的原因。近代的反貪腐雖然已有了很大的聲浪,但要論反貪腐的效果,可能仍須努力。有祕密就有貪腐,政府運作的祕密、全球經濟運作的祕密、毒品黑道和洗錢的影子經濟,這些管道都是貪腐的路徑。因此要打擊貪腐只有一個方法,那就是讓各種祕密的通路透明化。

當今世界上最重要的反貪機構就是「國際透明組織」(TI),這個組織成立於一九九三年,該組織十年內就在全球九十多國成立了分會。該組織的共同創辦人之一的勞倫斯.庫克庫勒夫特(Laurence Cockcroft),最近即出版了一本《黑錢的真相》(Global Corruption),這是一本全球貪腐現象的總體詳盡報告。本書一開始,就以奈及利亞、祕魯、中國、印尼、俄國、墨西哥等大國為例,探討了大規模貪腐的共同特性,那就是政治不透明、不清廉,使得有權力者形同占據了國家而任意妄行;當貪腐已成了一個固定的結構,貪腐就成了一種很難改變的習慣,會形成一個龐大的影子經濟。

龐大的黑錢巨獸正威脅你我
貪腐嚴重的國家,影子經濟通常都會在國內生產毛額(GDP)裡占有很大的比重,貪腐、黑道、洗錢,會整個扭曲了國家的正常經濟活動,也惡化了財富的分配。這本著作中,除了個別國家的貪腐外,也探討了全球貪腐的彼此糾結,包括國際財團的不正當經商、國際金融活動的助紂為虐,這些都受到國際司法體系所庇護,這也是雖然反貪腐聲浪高漲,但反貪腐的難題卻越來越多的原因。

本書對中國的貪腐討論也極多,它指出中國的貪腐已成了一個龐大的結構及習慣,中國貪汙所得大舉藏到海外,從一九九五年以來,海外洗錢已高達一千兩百四十億美元;二○○三年《人民日報》公布,該年上半年即有八千三百名官員逃離中國,其中六千五百人都有祕密的銀行帳戶,其中的三分之二都是國營企業的高幹。二○○三年隸屬人民銀行的金管機關,承認查出兩百六十萬筆可疑的鉅額交易,總額多達六千億美元,達到中國外匯資產的九成。而在二○○三年潛逃出境的八千三百名官員,只有六百人遣返回國,由這樣的數據看來,中國貪腐之可怕已極為明顯。貪腐已成了全球最新興的嚴重問題,世人要反貪,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以上摘自《黑錢的真相:貪汙不只是掏空國庫,更吞噬了你我生活所需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