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1.【漫遊學習俱樂部】:週二聚會-投資人生系列~《反脆弱》大塊文化)〈簡介 & 報名〉

2.【漫遊讀書會】每月第一個週六19:00~21:00。3/04(六)《這一生的幸福計畫》 〈簡介 & 報名〉

3.【沉思讀書會】每月第三個週六19:00~21:00。03/18(六)睡眠與睡眠壓力、04/15(六)工作的壓力、05/20(六)新的開始《正念療癒力》〈簡介 & 報名〉



2014年11月7日 星期五

父酬者:姓氏、階級與社會不流動



面對長逾五百年階級地位持續不墜的證據如此確鑿,迫使我放棄原本對資本主義的驕傲之一——對普遍和快速社會流動的樂觀。過去多年屢次嘲諷我的社會學同僚偏執於階級等虛幻概念,現在我已有證據相信,個人的人生機運不僅可從父母的地位預測,而且從太祖父母輩(祖父母的父母的父母的父母!)就能預測。葛瑞里.克拉克Gregory Clark

我們的命運有多少取決於家族地位?對後代的影響又有多大?很遺憾的,大過我們願意相信的程度。儘管許多人認為僵化的階級結構已經鬆動、社會人人平等,但本書證明,過去八世紀以來的社會階層,幾乎可說是不動如山。

重量級經濟史學家葛瑞里.克拉克採用了一套全新的分析技術,他追蹤檢驗全球多個世代的多樣化家族姓氏——涵蓋現代瑞典、英國、美國、中國、台灣、日本、韓國、印度、智利,最遠更溯及中世紀英格蘭——用以測量許多國家和期間的社會流動性。本書所揭露的社會流動性,不但遠低於主流學者的估計,且古今社會大同小異(不論在現代或中世紀,共產中國或福利國瑞典),幾乎不受任何政策影響。

過去社會學家認為人口流動是可以在兩、三個世代裡完成的,以北歐為例,過去三百年間的社會階級流動率就接近25%。然而,克拉克卻認為這是採樣過少的結果,一旦時間軸拉長兩倍以上,就不難發現這些社會流動現象其實遠低於當前的估計,北歐的社會流動率可能遠低於20%

而在追蹤歷史家族資料後,克拉克斷言,出身(birth)比起所得和教育程度,對於某個人或家族的社會階級流動性具有五成以上的影響力。立足於「出身為大」的認知上,作者倒也提出了一個擺脫貧困、向上移動的可能性跨階級的通婚關係。只有那些受過良好教育與社經地位高尚家庭的出身者,才有可能因為婚姻的緣故,協助他們出身較低的配偶及其家族,緩慢地提升他們的社會階級與相應之經濟地位。

好消息是,此一模式由才能的傳承所決定,世系並不能帶來萬無一失的優勢;長期來看,終將向下流動。壞消息是,個人的命運大部分可從世系預測,且要待世家大族全然喪失優勢向下流動,也得耗上數百年的光陰。基於上述理由,克拉克主張,現代資本主義社會宣稱的高流動性無異於遠古神話,政府應確實採取行動,縮小階級間的差距——即使無法立即加速社會流動,但還是可以有效縮減不平等的程度,避免贏者全拿的社會。

本書以長達數百年的歷史實據為立論之基礎,並不天真地以為人人終能住進豪門大宅,或狂暴地主張剝奪富人所有權利。但起碼,國家政府,世族財閥,也都能選擇不去侵毀下層平民的最後一畝田地——既然你已經獲得了階級傳承的頭獎,又何必向下層掠奪更多額外的獎賞?


以上摘自《父酬者:姓氏、階級與社會不流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