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1.【漫遊學習俱樂部】:週二聚會-投資人生系列~《反脆弱》大塊文化)〈簡介 & 報名〉

2.【漫遊讀書會】每月第一個週六19:00~21:00。3/04(六)《這一生的幸福計畫》 〈簡介 & 報名〉

3.【沉思讀書會】每月第三個週六19:00~21:00。03/18(六)睡眠與睡眠壓力、04/15(六)工作的壓力、05/20(六)新的開始《正念療癒力》〈簡介 & 報名〉



2012年12月10日 星期一

看得見與看不見的:人人都該知道的經濟真相


最辛辣、最諷刺的經濟寓言,小心!當政府的手伸進我們的口袋……
政府是什麼?自由是什麼?人們如何才能有更好的生活?《看得見與看不見》的這本150年前的經典寓言,將告訴我們:為什麼政府常犯錯、以及如何控制它。

本書的作者弗雷德里克.巴斯夏(Frederic Bastiat, 1801-1850)是法國的經濟學家、政治家。 巴斯夏是有史以來最出色的經濟新聞作家。──熊彼得(Joseph Schumpeter),經濟學家、《資本主義、社會主義與民主》作者

巴斯夏是政治經濟評論的天才……正如〈看得見與看不見的〉這篇文章的標題,從來沒有人用這麼簡單的一句話,就清楚地揭示理性經濟政策的核心困難,我更願意說是,經濟自由的確切論述。──海耶克(F.A. Hayek),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到奴役之路》作者

巴斯夏無疑是個頭腦清晰、優秀的作者,他睿智的文章和寓言,至今仍令人印象深刻,針對保護主義以及各種形式的政府補貼與管制之禍害,發人深省。他真是一位不受管制的自由市場提倡者。──羅斯巴德(Murray N. Rothbard),經濟學家、《你的錢,為什麼變薄了》作者

雖然是距今150年以前的著作,但是讀來沒有距離,彷彿是為現代的政策爭論而寫的。──羅素.羅伯茲(Russell Roberts),喬治梅森大學經濟系教授、《愛上經濟》作者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海耶克(F.A. Hayek)稱他是政治經濟評論的天才,他說:「正如〈看得見與看不見的〉這篇文章的標題,從來沒有人用這麼簡單的一句話,就清楚地揭示理性經濟政策的核心困難和,我更願意說是,經濟自由的確切論述。
  
在〈看得見與看不見的〉(That Which Is Seen and That Which Is Not Seen)這篇經典文章中,巴斯夏以一個小孩打破了玻璃窗為例,說明一個行為或政策,即使在當下有可以看見的結果(通常是某種利益),也可能有看不見的後果(通常是某種傷害)。然而,每當政府要推行新政策,往往只看到「看得見的」部分,忽略了「看不見」的部分,而導致政策失敗、人民受害,造成種種不公平。以破窗戶的寓言為開端,文中談到的主題包括:課稅、政府補助(產業、藝文活動、教育)、公共建設及公務員、貿易保護主義、就業問題等等。

這篇文章寫於1850年,也是巴斯夏過世前的幾個月,當時法國社會剛經歷了1848年革命,整個時代潮流是社會主義大行其道、貿易保護主義盛行、國家高層貪腐。他力排眾議,著書立說,宣揚經濟自由、私有財產權的理念,以及為何應該採取自由貿易,並節制政府的權力。在他辭世百年之後,聲譽竄起,知名經濟作家亨利.赫茲利特(Henry Hazlitt)的名作《一課經濟學》即是以〈看得見與看不見的〉為藍本而寫成。其中的破窗戶寓言,首次提出了「機會成本」的概念,雖然要到五十年後這個名詞才被確定下來。

在另一篇名作〈論法律〉(The Law)當中,巴斯夏針對當時盛行的社會主義思想提出批判,說明政府施政不是萬靈丹,政府只應該擁有限定的功能,不能什麼都做;法律會被誤用,主要有兩個原因:不智的自私,和錯誤的博愛。本文同時探討人權、自由的真義。

……………………………………………..

大債時代的一帖良藥-呼喊「自由」吳惠林(本文作者為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
一段不短時間以來,幾個疑問一直在腦海中盤旋:
  現代社會是進步還是退步?
短期重要還是長期重要?
直接效果重要還是間接效果重要?
政府真是「必要之惡」嗎?
法律是保護個人還是戕害個人的工具?
當代經濟學是否已失去其本質?

雖然我早有定見,也看到相對少的名家有精彩的看法,但直到看了這本小書,才有更踏實的、堅定的信念,也才有非常確定的答案,而且可以歸結為:現代政府的角色扮演錯誤、政府政策嚴重失誤,所以「現代社會持續向下沉淪」,當然是「退步了!」
  
當今人類飽受天災人禍之苦,20世紀30年代以來,就籠罩在金融風暴、經濟蕭條、「大債危機」、「債留子孫」的陰霾中,到2012年甚至「毀滅」都不再是危言聳聽。這些風暴和淒涼現象的形成並非一朝一夕,但可總括一句:受到凱因斯主義和社會主義的荼毒。

凱因斯主義以「政府創造有效需求」,社會主義以「政府維護公平正義」的大纛,讓政府名正言順、堂而皇之以各種管制政策(美其名為公共政策,現今以印鈔救市大行其道)和重分配政策(社會福利是代表),利用「法律」強行大力干預戕害「個人自由」和產權,雖然「自由化」、「去管制」曾造成風潮,但都曇花一現,無疾而終,就因為凱因斯主義和社會主義的「觀念」太迷人,威力太強大。

由於人類的短視近利,讓政府不斷坐大,即便知道其為惡之大,也以「必要之惡」這個矛盾詞語為藉口來維繫之。除非將此兩種理論徹底破除,否則人類將陷於水深火熱萬劫不復之境,這本小書可以扮演破迷之鑰和利器。

《看得見與看不見》由兩篇文章集合而成,都在1850年寫成的,作者是法國人巴斯夏(Frederic Bastiat),1801年出生,1850年去世,可說英年早逝。他是經濟學家、政治家,也是立法議會的議員,由理論和實際經驗體認到政府管制和法律「合法掠奪」的可怕,乃挺身而出,為公民自由、私產、自由貿易辯護,這兩篇在他死前不久寫成的文章,最具代表性。對照一百六十年後的今天,不但不過時,反而更適用,書中所談的現象及觀念現今不但都存在,甚至變本加厲。俗話說:「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將這位作古一百六十年的哲人之言再現人間,是瀕臨衰亡的人類之一大福音。

本書第一篇〈看得見與看不見的〉,以十二個實例來說明政府管制政策的效果,人們往往只強調和看重「看得見」的部分,「看不見」的部分被忽視或根本不知道。其實,這只是當前流行且幾乎人人琅琅上口的「機會成本」概念,也是「第二輪效果」、「間接效果」、「長期效果」等等概念,儘管近年高聲疾呼重視這種看不見的效果者大有人在,奈何仍成耳邊風,政府當局更是聽而不聞。

近期的台灣最顯著的例子有兩個,一是行政院長再強調的「凱因斯節儉的矛盾」,明明是「今朝有酒今朝醉,只活在當下」,根本是「沒有明天」的理論,還被最高決策者念茲在茲,本書第11個例子「節約與奢侈」就直搗盲點,曾說「人人都省錢,經濟就完了」的馬總統和陳院長有必要細看。

另一個例子是「基本工資調整」,乍看之下向上提升基本工資水準會讓低工資者受惠,殊不知嚴格執行之後,會讓這些人失去工作,這是本篇第12個例子「就業的權利與獲利的權利」的相似情況,而第1個例子「破窗戶」則是泛例。

本書第二篇「論法律」讓人怵目驚心,所說的也正是台灣當前正上演的「法律是工具」戲碼,明顯「保護有錢、特權」,而欺負、掠奪「窮人、弱勢者」,一般人普遍有著「閉門家中坐,禍從天上來」的疑慮,而禍之來乃法律惠賜也。這種「合法掠奪」比起「法外掠奪」更可怕,也就是民間傳言的「白道比黑道更可怕」之寫照。

巴斯夏告訴我們:「法律有時會與掠奪者站在一起,甚至會親自進行掠奪,好讓受惠者免於羞恥、危險與良心不安。法律有時會動用法院、警察、治安人員與監獄體系為掠奪者服務,當被掠奪者起而為自己辯護時,反而成了階下囚。簡單地說,這就是所謂的『合法掠奪』。」他舉出1850年代所進行的合法掠奪的組織掠奪計畫,如:關稅、保護、分紅、補貼、誘因、累進稅、義務教育、就業權、獲利權、薪資權、救濟權、生產工具權、無息貸款等等不一而足。這些計畫的共通點在於它們都是合法掠奪,而且這些計畫全都是「社會主義」主張的措施。這些一百六十年前的事情,不也是今天的事務嗎?現代社會當然是退步,而且是愈來愈沉淪!

摘自《看得見與看不見的:人人都該知道的經濟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