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1.【漫遊學習俱樂部】:週二聚會-投資人生系列~《反脆弱》大塊文化)〈簡介 & 報名〉

2.【漫遊讀書會】每月第一個週六19:00~21:00。3/04(六)《這一生的幸福計畫》 〈簡介 & 報名〉

3.【沉思讀書會】每月第三個週六19:00~21:00。03/18(六)睡眠與睡眠壓力、04/15(六)工作的壓力、05/20(六)新的開始《正念療癒力》〈簡介 & 報名〉



2012年12月28日 星期五

股市為零和遊戲、正和遊戲或負和遊戲?


股票投資和賭博完全一樣嗎?其實不太一樣,兩者的根本差異是什麼呢?一般人以為的賭博,是針對自己和對方的不同預測下賭注,或是跟對方比賽,爭奪賭金。投資股票並不是投資者們在互相爭奪金錢,買股票的金錢被當作資本,提供給發行該股的企業。雖然股價變動會帶來風險,但這也是為什麼所有投資股票的人有可能獲利。那股市為零和遊戲、正和遊戲或負和遊戲?先讓大家了解,何謂「零和遊戲」、「正和遊戲」和「負和遊戲」

零和遊戲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上
零和博弈又稱零和遊戲或零和賽局,與非零和博弈相對,是博弈論的一個概念,屬非合作博弈,指參與博弈的各方,在嚴格競爭下,一方的收益必然意味著另一方的損失,博弈各方的收益和損失相加總和永遠為「零」雙方不存在合作的可能。也可以說:自己的幸福是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的,二者的大小完全相等,因而雙方都想盡一切辦法以實現「損人利己」。如:在不考慮手續費和交易稅的情況下,外匯交易、選擇權、期貨、股票短線操作…在幽默範疇裏,零和博弈被引申為「快樂守恆定律」(Conservation of Happiness),意思是「有人快樂,就必定有人失落」,也就是「快樂必須要建築於別人的痛苦身上」。

外匯交易是操作者根據匯率及利息來決定買賣貨幣的投資行為。舉例來說,假設你判「賣出人民幣、買進美元較為有利」而決定購買十萬美元。這項交易能成立,市場上必須有另一個人認為「賣出美元、買進人民幣較為有利」,而決定賣出十萬美元。雙方承擔同樣大小的風險,各自相信自己的預測準確,並進行賭注。最後看是美元漲還是人民幣漲。

很明顯的,結果就是一邊獲利、一邊虧損,但整體的金額並未增加,損益合計等於零。換句話說,這就是零和遊戲(外幣存款的匯差風險也具有相同的性質)。因此,外匯交易並未產生任何經濟性價值。

《用心於不交易》提及期貨與選擇權的交易,如果不考慮手續費和交易稅,也是典型的零和遊戲。以期貨交易來說,買賣的標的是一口口的合約,合約上有明確的到期日,買賣雙方在到期日當天,以現貨的市價來結算。譬如說,你用每桶一百元美元的價格買進這個月底結算的原油期貨,到了月底,原油現貨的市場價格是每桶一一○美元,那麼你一桶會獲利十美元,而和你交易的對手則是一桶損失十美元。顯然地,這是個零和遊戲。

如果你在期貨交易上賺錢了,表示有人賠錢。由於期貨交易頻繁複雜,你的對手可能買了又賣,賣了又買,所以無法精確找出是哪個人或哪些人賠到這筆錢,但很肯定的,這筆錢是別人賠給你的。你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上。這樣的市場裡,背叛和坑殺才是最佳策略。


正和遊戲經濟社會分工合作的基礎
許多經濟形勢並不是零和博弈,由於有價值的商品和服務可以創建、銷毀或分配,以上任何一種狀況將創造一個淨損失或得益。假設對手的行為是合理的,任何商業交易都是非零和博弈,因為每一方必須考慮它接受的貨物是被它交付的商品更有價值。經濟交流必須對交易雙方有利,而且不能是零和博弈,這樣每一方都可以克服各自的交易成本。如:日常交易、國際貿易、長期投資ETF

囚徒困境是博弈論的非零和博弈中具代表性的例子,反映個人最佳選擇並非團體最佳選擇。雖然困境本身只屬模型性質,但現實中的價格競爭、環境保護等方面,也會頻繁出現類似情況。單次發生的囚徒困境,和多次重複的囚徒困境結果不會一樣。在重複的囚徒困境中,博弈被反覆地進行。因而每個參與者都有機會去「懲罰」另一個參與者前一回合的不合作行為。這時,合作可能會作為均衡的結果出現。欺騙的動機這時可能被受到懲罰的威脅所克服,從而可能導向一個較好的、合作的結果。作為反覆接近無限的數量,納許均衡趨向於帕累托效率。

囚徒困境大意是:一個案子的兩個嫌疑犯被分開審訊,警官分別告訴兩個囚犯,如果你招供,而對方不招供,則你將被立即釋放,而對方將被判刑十年;如果兩人均招供,將均被判刑兩年。如果兩人均不招供,將最有利,只被判刑半年。 於是,兩人同時陷入招供還是不招供的兩難處境。 但兩人無法溝通,於是從各自的利益角度出發,都依據各自的理性而選擇了招供,這種情況就稱為納氏均衡點。 這時,個體的理性利益選擇是與整體的理性利益選擇不一致的。

囚犯甲的博弈矩陣
囚犯甲
招供
不招供
囚犯乙
招供
各判刑兩年
甲判刑十年,乙立即釋放
不招供
甲立即釋放,乙判刑十年
各判刑半年

群體中背叛的可能性,可以被合作的經驗所削弱,因為先前的博弈建立了信任。因此自我犧牲行為可以,例如,加強團體的道德品質。如果團體很小,積極行為更可能以互相肯定的方式——鼓勵這個團體中的個人繼續合作——得到反饋。這與相似的困境有關:鼓勵那些你將援助的人,從可能使他們處於危險的境地的行為中得到滿足。這類方法主要在互惠利他主義、群選擇、血緣選擇和道德哲學的研究中涉及。

正和遊戲比較簡單的例子,例如:日常交易,就是經濟社會分工合作的基礎。科技的改善使生產力大為提高,以至於用同樣的數量或更少的資源,就可以生產出越來越多的食物。互利的自由貿易環境會產生合作;即使每一個個體的動機可能是出自於競爭。只要交易中沒有詐欺或強制,買賣雙方同意相互有利的交易條件時,就是雙贏的局面。

亞當.斯密在《國富論》中最有名的一段話中解釋說:「我們有晚餐可以吃,不是出顧屠夫、酒商或麵包師傅的好心,而是出於他們關心自己的利益,我們不是寄望他們的人性,而是寄望他們對自身的愛,我們從來不跟他們談我們的需要,而是談他們的利益。」每一個人都持續不斷的努力,根據自己所能運用的資本,找到最有利的就業……

擴大至國際貿易也是正和遊戲,經濟學家李嘉圖提出「比較優勢理論」,解釋了為何在一方擁有較另一方低的機會成本的優勢下生產,貿易對雙方都有利。當一方(一個人,一間公司,或一國)進行一項生產時所付出的機會成本比另一方低,這一方便擁有了進行這項生產的比較優勢。例如甲國和乙國都只生產衣服和食物,在同質的資源下,甲國生產一單位衣服的機會成本是二單位食物,而乙國生產一單位衣服的機會成本是三單位食物,根據比較優勢理論,甲國享有生產衣服的比較優勢,便應該專業生產衣服,並出口之,以換取食物。而乙國在生產衣服上有比較劣勢,意味它生產食物享有比較優勢。沒有任何一方在所有物品的生產上均享有比較優勢,所以比較優勢的本質是互利的。

運用在夫妻生活用比較優勢來分攤家事,夫妻就像兩個國家一樣,也會交換商品和服務,而且各自有不同的能力和興趣。春嬌和志明找出了由洗碗到打掃房間,兩人在各種家事的比較優勢,然後決定誰該專門做什麼。

項目
每天要花的時間
春嬌
志明
洗碗
20分鐘
30分鐘
打掃房間
10分鐘
60分鐘
總計
30分鐘
90分鐘

項目
一週總計時間
春嬌
志明
3天洗碗
60分鐘
90分鐘
3天打掃
30分鐘
180分鐘
總計
90分鐘
270分鐘

照春嬌做家事的速度來看,要她全部包辦家事,志明只躺著納涼不合理。真正有意義的制度是用比較優勢為基礎,而不是以絕對優勢。春嬌在打掃方面有比較優勢,而志明在洗碗有比較優勢。如果不用平分家事的方法,而改用交易,那麼春嬌可以每週打掃6天,而志明每週洗碗六天

項目
比較優勢交易制
春嬌
志明
6天洗碗
--
180分鐘
6天打掃
60分鐘
--
總計
60分鐘
180分鐘

一週下來,春嬌節省了30分鐘,而志明則節省了90分鐘。經濟學家羅倫.藍茲柏格說:「比較優勢的奇妙之處就在於,人人都有做某件事的比較優勢,其結結也非常其妙:人人都能由交易中獲利,就連在每一項工作上都處於劣勢的人,同樣也能有所貢獻。」


負和遊戲參與這個遊戲,你就輸了!
負和遊戲就是所有賺的錢少於所有虧的錢,期望值是負值。如:賭博、賽馬、威力彩…像賭博是負和遊戲,大量的賭稅,豪華的裝修,免費的接送,賭場的老闆,所有這些抽走後,可能賭台內的資金已經所剩無幾了!彩券的彩金大部份是由政府拿走,獎金只剩下一小部份,如:威力彩的獎金率是50%即每簽一注100元只有50元是拿出來當彩金。我們以100元來分配,100元買了以後8元給彩券行剩下的是台灣彩券公司處理費和給政府的社會基金後來是台彩的盈餘,50元來分派給各獎。當你決定要玩這個遊戲時,你已經先輸了。

對於工作,你參與哪種遊戲?正和、零和或負和遊戲?
塔雷伯:「工作會摧毀你的靈魂;即使不是正常從事工作的時間,它也會偷偷摸摸侵入,慎選工作。」當你的工作就是你的天賦所在,你會覺得自己的工作就在實現自己的抱負你不是為了其他目的才做這份工作。你會時常在工作時體驗到那股心流,你不會老是在期待「下班的解放時刻」,也不會有一股衝動想大喊:「太好了,終於可以放假了!」如果你突然中了樂透,你還是仍然會不斷地工作。這個時候你的工作就是正和遊戲,不但可以發揮你的長才,更是對我們、我們的朋友與家庭、社群、組織及世界最好的禮物。在公司你必定是個關鍵人物,能為企業建構出高產值以及高附加價值,也才是企業爭相高薪聘用的人才。沒有什麼比大方分享知識,更能向世人展現自己的專業與熱情。這樣的付出不僅能自己享受成就感,還能讓外界知道我們是個寶庫,裡面有取之不盡的才情。

若你是把工作當成差事,那麼你和公司(老闆)的關係就是零和遊戲,通常是老闆贏你輸。我們一生中最精華的時間都在「工作」,若找不到一份有意義的工作,不僅無法實踐人生,更只是行屍走肉。而且當你把自己的工作當做一份差事,單單只為了賺錢才做這份工作,那麼你上班的時候一定常常瞪著時鐘,一心巴望著週末趕快來到,只求準時打卡上下班的工作,等著公司發薪水的生活。甚至有人是當工作狂,嫁給了工作。工作狂不是英雄,他們沒有扭轉局面,只是耗盡時間。他們試圖以耗費大量時間來解決問題,不想動腦袋,只想以蠻力來彌補智力上的怠惰,因而產生粗糙的解決方案。而這些人常常為了穩定的薪水,不由自主的當了老闆的奴隸。對於個人的職涯絕對是不利的。

而本社群所排斥的行業,「金融及抽佣行業」保險房仲、理專投顧、傳直銷,做這些工作的人,參與的就是負和遊戲,不但對別人不利,也對自己不利。以個人來說,只要是「以抽佣為主的行業」共同特色就是「流動率很大」! 因為這些行業本身就有問題!傳直銷囤積產品、做保險「一人做保險;全家都遭殃」傷害了最可貴的人脈與個人品牌。別忘了保險業務員大多 3-6 個月內離職95 %險業務員三年內離職。傳直銷商(致富系統)憑藉一張嘴與黑心,把無辜老人與年輕人催眠洗腦,將產品說成仙丹、把未來說成輕易到手的財富。讓無辜的老人與年輕人陷入夢境,投入鉅款,這無疑是一場「心靈詐欺」。投資資訊已被籠斷,充斥許多是賣方,亦即金融機構提供的、有其銷售目的、對善良投資人反而有害的「偽知識」投資理財一定要自己學,什麼都可以聽專家的,只有投資理財例外!身兼醫學博士與投資大師的伯恩斯坦告誡讀者:「千萬不要聽投資業務人員的建議!金融從業人員服務客戶的方式,跟鴛鴦大盜服務銀行的方式如出一轍!」 因此定位為單純投資人之本學習社群,拒收「以抽佣為主行業者」凡與消費者有利益衝突者。


談到股票投資
那股市投資到底為零和遊戲、正和遊戲或負和遊戲?若長期來看,當你買進一張股票,就是把你的資本投資在某一家上市公司,從事生產或提供服務。公司的產品或服務,當然就是要賣給客戶,也就是正和遊戲,公司和客戶互蒙其利,大家都得到好處。但是,只限於你長期持有指數型基金,低成本長期平均報酬率為10%。因為若是個股有許多因素要考慮,例如:經營問題、產品競爭力、景氣變化、產業快速變動…可能你所投資的公司不僅沒有獲利,甚至可能倒閉。股票短線操作可視為零和遊戲,甚至是負和遊戲,因為當沖長期下來成本很高,但成本是最重要的!


以上部份摘自《30歲之後,你想要多有錢?》、《為什麼投資就是不理性》、《用心於不交易》、《小倆口經濟學》